当前全球,疫情肆虐,全球确诊人数已经达到110万,美国确诊人数已经超过30万,再加上西班牙、意大利、印度、日本,全球经济复苏蒙上阴影。

受到疫情的影响,中国有许多外贸订单被取消,而在中国靠对外贸易养活自己的人口有1亿多人,此次疫情使得欧美许多国家的需求大幅降低,自然订单急剧下降,如果疫情继续恶化的话,中国将会有5000万人离开这个行业,另谋生计。

最近,央行3周之内连续2次降准、年内第3次定向降准、12年来首次下调金融机构超额准备金,设立专项再贷款、再贴现,共计释放资金4万亿左右。

我们知道,3月份以来,美联储是火力全开,宣布无限制购买国债、MBS、市政债、ABS、企业债、ETF,反正只要能买的都不会放过。

而在2008年之后,美国一直在进行强力去杠杆,一直到当下,美国居民、金融机构杠杆率并不高,只是企业与政府、资管机构的杠杆率比较高。

2008年之前,我们正处于金融周期的底部,中国的房价也没有涨起来,企业的债务也不多。

2008年之后,中国逐步进入金融周期的顶部,一直到2015年,中国达到金融周期的最高峰。在这个时候,中国开始去杠杆,而到2018年的时候,中国国内经济状况并不太好,信贷市场出现流动性危机,甚至白马一些上市公司(康得新)因为资金链断裂而破产,中国开始局部去杠杆,这与当时的美元金融周期并不一致。

这种情况,就使得中国在美联储无限量QE的时候,并不敢于放开手脚去跟,而是利用公开市场操作以及财政刺激的方法来调动中国经济的积极性。

在中美金融周期步调不一致的时候,两者之间不能形成有效互动,在贸易往来的时候,自然会擦出火花。

理由很简单,由于中国处于金融周期的高峰,而美元仍处于相对低谷,人民币就存在被高估的情形。

国外石油价格下跌,而国内石油价格并没有明显下跌,这种相当高昂的石油价格必然由运费转移到商品价格上,中国商品价格的性价格就会下降,为了刺激出口,只能使人民币贬值,才能增加中国商品的国外吸引力。

当然,我们知道,当前中国正处于金融开放期,而中国法定基准利率相对西方国家的零利率甚至负利率比较高,比如说,存款基准利率在1.5%,房贷利率在5-6%之间。

相对外资而言,人民币资金成本也不具备吸引力,国内企业有可能纷纷向外资金融机构融资,这只会加大中国金融机构的降息压力。

当然,以上是我重点在金融市场上做的分析,未来3年,中国金融市场还是有一定压力的,再加上国内正在靠自己产业升级,中国经济要实现凤凰涅槃,需要多努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仅供参考,具体信息,请以实际情况为主。如有侵权,请原作者速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修改,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