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金融学家吴晓球教授谈房价下降,关键让老百姓有别处花钱

2020-04-21 07:38上一篇:装修房子最不实用的东西,我家装错了几样,住进去才知后悔 |下一篇:李震宇内部信:Robotaxi全面开放 无人化智能化是应对突发事件最优解

1.金融体系的进步,当然基础还是来自于经济增长、居民收入的提高,这是最重要的方面。

2.一个国家如果说有钱的人都把钱投在房地产上,你会发现这个国家经济会出很大的问题,因为它的房价大幅度上升,无论是租金还是买房子的成本太高了。

3.买房子带来巨大的问题,不要以为房地产价格的上涨,把它一计算中国的房地产市值有多少,那是虚假的财富,泡沫化的财富。

前几期节目中,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球提到了金融体系脱媒,创造更有投资价值的金融产品。这期谈到了“脱媒”一个非常有现实意义的作用:可以降低房价!

中国房市那么火爆,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房子被许多人当成了一种优质的理财产品。当股市不靠谱,债市不开放,那么当然资金就都涌入了房市。而房价过高又衍生了许多问题,比如年轻人买不起房,比如小微企业无法承担租金,这些都给整个社会的发展流动制造了障碍。

只有创造出更合理的金融结构,使得风险可以流动而不是累积,才能释放风险创造机会。而这样更为稳定的金融系统,才能进一步让中国迎接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承受住更多外来资金涌入的冲击。

金融体系的进步,当然基础还是来自于经济增长、居民收入的提高,这是最重要的方面。在经济相对比较落后的时候,比如说改革开放之前我们人均GDP大概也就只有一两百美元,这时人们的生活实际上还处在贫困状态,投资是一种有钱人的事情。

因为你只有有了钱才能投资,如果连生活都不能保证,每天挣得钱刚好够生活,这是没办法投资的;或者有一点点钱他也不会产生投资的欲望,因为他还要防范未来,这时他自然的行为,就会把钱存起来或者更保守的是放在家里面。

等经济发展了,特别是国家的体制已经变成市场经济体制了,老百姓收入有了很大的增长。我们的人均GDP从40年前的一二百美元,到今天现在已经超过1万美元。1万美元和一二百美元完全不一样,那么就有越来越多的人有闲余的资金,开始琢磨着要投资。

投资有两种,一个是企业投资、实物投资,企业投资可以投企业或者自己创办个企业,实物投资还可以投那些古董、那些物品,但是作为社会上更重要的他会投金融资产。

但在中国有一段时间,因为金融市场不发达,人们有了钱以后会投什么呢?会投房地产。这是一批有一些市场经济意识的,他投房地产,他觉得中国城市化的进程会加快,很多人就会到城市来,来了以后房价就会涨,所以他就买房子,买房子果然以后两三年、三五年,他房子就翻了3倍、5倍、10倍。

可这个是有限的。一个国家如果说有钱的人都把钱投在房地产上,你会发现这个国家经济会出很大的问题,因为它的房价大幅度上升,无论是租金还是买房子的成本太高了。

所以为什么中国的小微企业经营难呢?除了资金难以外,很重要的是它租金难。我有时候到一个理发店就会为他们担忧,特别在北京,一个理发店那么大门面一问租金多少,我就想他要理多少人的发,才能把租金赚回来。所以说一个国家不能把房地产价格搞得这么高,大家都去把房子作为财富储备,这会带来灾难性的影响。

那我们就想一些办法,社会有责任为这些越来越富有的人提供投资渠道,金融市场,包括债券市场、股票市场,这些都应该成为投资者选择的地方。比如说我们的国债市场,利率虽然不是很高,但是它是安全的。但现在老百姓要买国债可是不容易,因为他在银行间市场交易量占了90%。

债券市场现在有时候不确定,因为中国的信用评级是很差的,你评了3A级,你也不知道它是不是3A级,说不定哪天它就不还钱了,它信用很差,违约风险很大,所以大家也不敢买。再加上股票市场也不好,所以人们就买房子。

买房子带来巨大的问题,不要以为房地产价格的上涨,把它一计算中国的房地产市值有多少,那是虚假的财富,泡沫化的财富。所以我们要提供一些可信的、透明度高的、有成长性的金融性资产让社会进行配置,让居民进行投资,这就是脱媒的价值。

因为你要不就买房子,要不就把钱存银行再去贷款买房子,或者把钱存到银行,银行再贷款给企业。实际上我觉得没必要,我们发展市场,比如中石油也好,中石化也好,这些大企业,也别去向工商银行或者建设银行要300亿、500亿,你直接到市场上去发行债券,债券利率收益率可能比贷款利率会低一点,但是也很好。

老百姓觉得你有3.5%、4%,你发这个债,我可能会买,也为保险资金提供了渠道,为什么中国保险资金它没有技术市场配置?是因为它没脱媒,你必须脱媒之后,保险这个市场才会大力发展起来,因为它有基础资产进行配置,所以这是一个。

第二个就是说金融体系功能的提升,脱媒不够的一个体系里面,金融机构特别是商业银行占据了主导的地位。你会发现它有问题,它的风险是存量化的,为什么现在我们整个银行体系的不良率在提升?因为我们很多贷款是在经济高涨的时期放贷,那么这样一来的话,它化解风险能力很差,它只有提拨备,用过去的利润来对冲今天的风险。如果说过去的利润不够,今天的风险就会影响金融机构的安全。

如果一家是这样没关系,但如果大家都这样,银行的流动性风险就开始出现了。所以我想脱媒之后是什么情况?它让风险流动起来了,由原来的风的存量化,它变成了风险流量化,它的风险得到了配置,风险每天都在释放。

所以脱媒后的金融结构,你会发现它每天都在波动,它波动是好事,不波动才不好,它波动就是风险的释放,就是机会的到来,它是这样一个概念。

第三个就是脱媒之后,这个国家的金融体系才可以很好的开放,才可以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国际金融中心不是说各家各国的银行都到北京上海来开银行,不是的,是说全球的投资者到上海市场、深圳市场买你的股票、配置你的资产、买你的企业债券、也买你的国债,你的证券化资产成了他各国投资者的配置的一个重要标的,这才叫成为国际金融中心。

【重点追问】现在境外投资者在中国的债券股票市场占比是有限制的,如果他们所占的比重涨得越来越快,会对我们造成一些风险吗?

中国市场现在外资占的比重3%左右,不会超过4%,这个指标是很低的,我认为至少它应该达到15%,才能说它开始接近于国际金融中心。至于我们这两年有一定的提高,从16年的2%左右到现在3%左右,因为主要是和沪港通、深港通有关系,同时也和我们最近取消了QFII的额度限制有关系,这个都是我们对外开放的一个正确的步骤,所以这些政策一出台,让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市场的比重是在提高。

美国市场上现在外国投资者占比大体上也在15%左右,它和伦敦市场、东京市场不同,伦敦市场、东京市场都超过了40%外国投资者。因为美国的经济非常强大,本国的投资者占据了绝对的主导。

实际上中国的未来的发展模式,从金融市场角度来看,从投资者结构的角度来看,我想跟美国是有点接近,因为中国也是一个本土资本非常强大的国家,中国的经济发展外资非常重要,但是它依赖度不是很高,它是我们本土资金本国的资金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

实际上是在赞扬他们,社会只有进入单纯,社会才进步了,每个人都在猜测对方,都在人人自危,这个社会很糟糕的,人人单纯社会就安全了。

人大国发院是中国人民大学集全校之力重点打造的中国特色新型高校智库,现任理事长为学校党委书记靳诺教授,院长兼首席专家为校长刘伟教授。2015年入选全国首批“国家高端智库”建设试点单位,并入选全球智库百强,2018年初在“中国大学智库机构百强排行榜”中名列第一。

人大国发院积极打造“小平台、大网络,跨学科、重交叉,促创新、高产出”的高端智库平台。围绕经济治理与经济发展、政治治理与法治建设、社会治理与社会创新、公共外交与国际关系四大研究领域,汇聚全校一流学科优质资源,在基础建设、决策咨询、公共外交、理论创新、舆论引导和内部治理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人大国发院以“中国特色新型高校智库的引领者”为目标,扎根中国大地,坚守国家战略,秉承时代使命,致力于建设成为“最懂中国的世界一流大学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