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这个国家的教育细节,才知道什么是输在起跑线上

2020-01-15 13:16上一篇:一封生活进阶秘籍,请查收! |下一篇:【网络述年】福海“民俗第一村”满满的迎客诚意:备食材、请厨师、

周轶君,中国知名记者,在中东驻扎多年,唯一常驻加沙的国际记者,第二届CCTV“中国记者风云榜”得主,多次出现在《圆桌派》等节目中,被网友亲切地称为“君君”。

这一次,周轶君首次同时身兼导演,监制,记者数职,采访了全球包括中国在内六个国家,各个阶层的教育体系,拍摄成纪录片,目前豆瓣高达9.0分。

豆瓣被点赞最多的短评如此写到:“这类纪录片最大的功德是告诉高墙之下的人们,教育还可能有哪些形式。”

这不仅是日本教育的关键词,甚至是日本文化的关键词。一切都以集体为主,个体要始终服从与集体。

在日本的幼儿园中,门口的拖鞋都是有指定的位置的,每个小朋友脱下鞋子后,都会自觉把鞋子摆好;

而在门口的水龙头,也被故意设计为了需要弯腰才能用到,而且很容易崩到鞋子的结构,目的就是为了培养小孩子节约用水的习惯。

曾经听到过一个很令人汗颜的一句话:中国人和日本人的区别在对待公共空间中就能体现出来,中国人会认为公共空间是公家的,最不需要加以注意,而日本人会认为公共空间是集体所有,最应该被注意的。

所以中国人给外国人的感觉总是“喜欢乱丢垃圾”“有点爱占小便宜”,日本人给外国人的感觉却总是“非常爱干净”“过分地讲礼貌”。

但,一种教育制度,有优点,也就一定会有缺点,而日本教育制度的缺点,就是集体话语下个体话语的消融。

感染疗法,是一种新兴的心理治疗方法,由治疗师在在一个封闭的小环境下,通过讲述温暖的故事,播放一些感人的资料片,来引导学员在众人面前哭出来。

日本人对“坚强”的崇尚,导致哭泣这件事,会被认为是极端懦弱的,而在众人面前哭泣,更是不可想象。

而感染疗法则提出任何人都有坚强和懦弱的两重性,与其压抑内心的无助,不如将其合理地排解与释放。这也是在集体的大机器下,将人从“零件”回归为“人类”的一种努力。

而芬兰教育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令人羡慕嫉妒恨的超高福利制度。“福利”,是芬兰的第一个关键词。

在这里,每一个孩子刚出生时,父母就会收到政府邮来的一个超大礼包,包含了奶粉,衣服,玩具等等小孩子能需要的各种物品,而且每一年的百宝箱也都在不断地升级,会根据人们的需要加一些东西。

而带着宝宝的妈妈,更是全社会重点关照的对象,用他们的话来说:“Mom is Boss.”(妈妈是老大)。

在这里,带着宝宝的妈妈,乘公交车,火车等一切大众捷运交通工具都不需要花钱,在公交车上和大量公共区域也都有适应婴儿车的,不会被其他人占用的专属位置。

“所有人”指的不仅仅是所有学生吃同样的午餐,甚至指的是,老师,校长,都有着同样的午餐。

在芬兰,老师是禁止向学生询问家长的工作金融服务等个人情况的,为的就是让富人的孩子不会得到照顾,穷人的孩子不会遭到偏见。

君君采访了一位中国与芬兰混血的家庭:北京人张宇飞1993年来到芬兰,与一位芬兰姑娘结婚,并生了三个孩子。

张宇飞讲述了这样一个事:一次他辅导女儿做功课的时候,因为着急,弹了一下女儿脑门。

第二天,女儿在学校给老师讲了这件事,结果张宇飞夫妻被请到儿童保护部门谈话三到四次,每一次都两三个小时。

即使张宇飞本来也绝无可能家暴孩子,但是类似这样的谈话如果进行十次,甚至二十次,可能就会碰到一个真的不能很好管理自己情绪的父母,而这种在萌芽阶段的解释,疏导与警告,就会真正让一个孩子避免了一个噩梦的童年。

在芬兰,孩子身为弱势群体,是被认为应该收到关怀与帮助的;而在我国,孩子由于是弱势群体,却总是处在霸凌与压迫中。

什么是“人权”?人权是所有人无论何时何地生而固有的权力。在这里,弱小者更被强大者关照,无权者更被掌权者帮助,而不是相反。

“芬兰之旅”,全程都让人感到震撼,而最让人感动的是君君在采访三个男孩子时的对话:“你们长大想做什么?”

“足球运动员,如果不行,那就警察。”“程序员,因为我爸爸交给了我一些电脑知识,我很感兴趣。”

想进入体育,艺术行业,不会被以难就业,不安稳等理由劝阻。想成为警察保护百姓,不会被劝向风险小,福利高的职业。

“在这里没有成功,你有一个房子,有老婆孩子,有自己喜欢的工作,这就是成功。没有谁比谁更成功,所有人都一样好。”

“取得高分,努力赚钱,成为优秀的人”,这种思想深入每一个中应收账款国人人心,但这就代表它一定是正确的么?

如果正确,为什么我们总活在攀比中,活在物质中,活在关系中,而没活在自己喜欢的事物中?

如果正确,为什么我们想成为优秀的人,想成为成功的人,想成为伟大的人,最后甚至没能成为自己?

印度是与我国国情最接近的国家,人口数量多,贫富差距大,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发展中国家。

来到印度,不可避免地要面对巨大的贫富差距,要想看到全貌的印度,就必须要既看到富人阶级的教育,同时也要看到穷人阶级的教育才行。

君君的第一个来到的就是一个贫困的小村子,那里有个很有特色的教育制度,叫作云上课堂。

但云上课堂与普通网吧还是有很大差别的,比如说,网吧里面总是黑洞洞的一片,而云上课堂外面没有墙,都是透明玻璃,因此也就总显得很明亮。

另外,网吧里面都是一个人面前一台电脑,自己玩自己的,电脑之间还有隔板,而云上课堂每台电脑前都坐着好几个孩子,孩子也不断在电脑间换位置。

作为小孩子,一开始最感兴趣的肯定还是动画片,但是逐渐地,孩子们也开始用搜索引擎去搜自己的一些问题。不过由于搜索引擎都是全英文,所以孩子们就开始在网上找各种办法开始自学英文。

这种教育方式产生了很大影响,甚至有很多贵族学校也开始借鉴这种方法,让孩子们一起学习研究,并且在网络上接受全国各地顶尖老师的授课。

在印度某大学的法律系,老师居然用哈利·波特里的故事作为背景进行授课,而且在课上,学生经常会踊跃发言,甚至问一些很幼稚很不成熟的问题。

但是老师们却都很欢迎,这位用哈利·波特故事授课的老师在接受采访供应链金融时就说到:“在印度,老师的作用与其说是教授,不如说是引导。就像印度的一句谚语:大学的作用就是把马儿带到河边,并让他觉得口渴。”

一位印度富豪在比较中国与印度学生思维的差异时就说到:“我曾见到很多中国的青年,他们聪明而且努力,但是如果有个点子,他们会计划好一切再开始行动;而印度的学生会在点子刚刚冒头时就将它付诸于实践。”

这位印度富豪也向君君讲述了自己的求学经历,虽然现在他有条件送儿子到全印度最好的大学,但是在他小时候,家里并不算富裕。

不过他的父亲仍然倾尽积蓄将他送到尽可能好的学校,这也是他父亲的一贯观念:“如果我仅剩50万,我会让我的孩子接受好的教育,而不是给他买一栋房子。”

印度关键词“窗口”的含义正在于此,从印度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摔跤吧,爸爸!》也都能看出来,落后的社会环境使得印度人民无论贫富看向世界,走向世界的目标无比强烈。

因此,印度人才会将教育放在一个极高的位置,甚至可以说是用尽一切手段来达到,倾尽所有来交换。

不过,与日本一样,这种教育观念的负作用就是对成功的过度渴望,片中对宝莱坞的一瞥可以看到,有着大量的年轻人,甚至孩子,从小就被植入了明星梦,造成宝莱坞地区出现大量的失业年轻人。

另外,现实中印度留学生大量定居国外的事实也能看出,有些人一旦走出了窗口,就再也不想回来了。

在后三集中,君君又去了极其注重礼仪的英国,开发孩子无线潜力的以色列,最后回归中国,开始重新发掘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

跟随着镜头,我们会不断发现,原来在同一个星球上,其他国家的孩子居然可以这么长大,原来我们以为只存在于理想中的教育制度,是真实存在的。

正在接受教育的学生族应该看看这部纪录片,吸取他国教育所长,在我国现有教育制度下进行自我完善。

而已经步入社会的工作族,更应该看看,毕竟教育不是童年的专属品,而是一生的事,只要感觉到渴,永远都可以找到水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