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QS世界大学排名对国内社会真正的参考价值

2020-01-09 12:55上一篇:广州机动车国六排放标准调整至7月1日执行!9月前国五仍可上牌 |下一篇:消费扶贫:让优质农产品走出深山

每年夏天,QS(Quacquarelli Symonds)发布的世界大学排名(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都会引起全世界的关注。据知名教育咨询公司Hobsons 2017年对3万多名准国际学生调研:与THE、US News、ARWU排名相比,QS排名在出国学生群体中最受重视,并且重视程度逐年提升。国内很多公司甚至将QS排名作为简历筛选门槛。

那么QS的评估体系,是否可以作为衡量世界大学的科学标准?QS排名靠前的大学,是否真的就是学生和用人单位眼中的名校呢?本文将对QS世界大学排名指标体系进行深入解析,希望能对以上问题做出回答。

图片来源: Hobsons——The most-popular university ranking schemes as rated by prospective international students, 2015–2017.

学术声誉Academic Reputation(40%)体现大学教学和科研实力。数据基于约83000位高校领域专家的的意见。

雇主声誉Employer 金融服务Reputation(10%)反映了毕业生就业能力。数据基于对42000位雇主的调研。

师均论文引用数量Citations per faculty(20%)考察学校的学术科研水平。数据来源于Elsevier Scopus,——世界上最大的学术期刊数据库。用教师数量调节由于学校规模不同带来的论文发表数量的差异。

国际教师比率International Faculty Ratio(5%)国际学生比率International Student Ratio(5%)这两项均考察学校的国际化水平。

从以上指标可看出,QS的评价标准十分注重大学的学术实力。学术声誉在整个评价体系的比重高达40%,师均引用数量的权重也占到20%。这两者通过学界同行评估和论文影响力来衡量一所大学的学术水平。

其次,它对教学质量也给予较大关注。师生比这一项是对教学资源和教学环境的直接体现。雇主声誉则反映了一所大学的毕业生的就业能力,包括竞争力、创造力、胜任力等。

另外,国际师生比率这两项指标考察了大学对国际人才的吸引能力,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展现了一所大学的包容性和多样性。

世界四大大学排名中除了ARWU,其他都由英美商业组织制作和发布,因而不可避免地含有服务于本国高等教育产业的商业价值导向。从排名结果上看,上游区“美国化”的大学占据绝对优势,其他地区则一片惨淡。对于美国大学的综合办学实力我们不可置否,然而中国学生和用人单位对于这份榜单还是要客观看待,按需取舍。

这两项的比重总共达到二分之一,因其问卷调查形式的公开透明、调研规模大而备受注目。如果你是在研究生阶段准备出国深造的学生,那么这一项对你来说更具有参考意义,因为本科生参与科研的时间远小于接受本科教育的金融服务 时间。

依据QS官方数据,学术声誉和雇主声誉这两项指标,是一所大学能否进入前200名的最关键预测指标。然而,与ARWU采用国际可比的客观数据不同,QS学术调查和雇主调查主要基于同行意见,存在过多主观指标,引来不少争议。

QS采用教师与学生的比例作为衡量教育力量的指标。然而这项指标只是教育活动中很小的一部分,无法反映评审对象教学质量的全貌。

在QS2019年世界大学排名体系里,作为一所世界著名公立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只能排到第27位。主要原因是它在师生比和国际学生比率这两项得分过低,而它在其他指标都接近满分。由此可见,这种评定教学质量的方式的确较为局限。

尽管雇主声誉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反映一所大学培养人才的成果,但是对于以职业发展为导向的学生,通常还应关注以下客观数据,比如学校的生源质量、师资水平、毕业就业率、毕业薪资等。

QS与Scopus合作获得此项指标的数据,Scopus是覆盖面广、内容详尽的文献摘要和引文数据库。由于英语在国际上的特殊地位和较广的使用范围,Scopus收录的主要是英文文献,此外学界大部分核心期刊以英文为收录门槛,例如Nature, Science等,这可能导致非英语国家的学术成果(包括中文期刊)得不到足够的关注,从而使其学术影响力被低估。

从该指标排名不难看出,此两项对于新加坡、英国、香港等国际化程度大的国家或地区有利。此外,英语国家的大学一方面具有语言优势,同时在世界大学的比例原本就较高,在这两项上也处在有利位置。

在QS排名2019里,帝国理工、伦敦大学学院、新加坡国立、南洋理工这两项指标均接近满分,这解释了这些学校在总排名上超过普林斯顿、康奈尔、耶鲁等许多美国名校的部分原因。中国大陆和日本的名校在此项得分更低,清华大学国际老师和国际学生比率的得分分别为29.2和60.6,北京大学是53.8和68.2,东京大学则为25.5和12.3。东京大学理事江川雅子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与其纠结于排名高低,倒不如切实开展旨在实现大学战略和中期计划的相关工作,推进国际化,这样将更有助于提升自身的国际竞争力”,这也反映了非英语国家学校对这种国际化指标的态度。

自从1983年商业保理U.S. News World Report发布了第一份“美国最好大学”排名,社会各界对于用一系列指标来衡量大学成功程度的做法历来毁誉参半。它的价值一方面体现在为学生和家长了解和对比全世界的大学打开了一扇窗,另一方面它也为世界高校提供了一个参照系,一定程度上推动高等教育体系的发展和完善。

然而,这种评估体系没有办法适用于所有国家和地区,也没有办法对接到每个学生和用人单位的需求。因此,理解一个榜单背后的评价体系是十分关键的——用户需要根据自身的核心需求有选择性地参考具体指标,这才是大学排名榜单对于社会的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