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学人:对话刘元春

2020-12-16 22:15上一篇:机构砸场子,股基双杀,市场调整拐点在哪?这里就有答案! |下一篇:提高APP违法违规成本

  经济陷入两难境地 通缩和债务恶性循环加剧

  “通缩-债务”的恶性循环效应持续增加,已成为中国经济的最大“毒瘤”。要化解由此带来的风险,需要在企业负债上做大文章,如果不对僵尸企业、 高债务企业以及过剩产能企业进行全面调整,中国经济的底部将难以实现。[详细]

  供给侧改革需配合需求政策 地方保护亟待打破

  “供给侧改革”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其核心在于取长补短,即供给和需求两侧的互相衔接与配合。供给侧方面,其重要的一点在于增强整个市场的活力,这需要将结构性减税转向全面性减税,还要在市场进入方面进行充分放开管制,特别是服务业的放松管制上。[详细]

  世界经济明年或二次探底 新兴市场动荡超越以往

  2016年世界经济难以摆脱2015年的低迷状态,并存在二次探底的可能,在新兴市场去产能和资产负债表尚未真正开始的时候,其受到的冲击可能将超越以往。而中国也将面临世界贸易收缩带和全球资本异动带来的双重冲击。[详细]

  Q

  小编

  刘教授您好!首先第一个问题,您在很多地方都提到通缩与债务风险显现,那么这个风险应该从哪几个方面去化解?货币和财政政策您觉得应该怎么调整呢?

  A

  刘元春

  第一,我们要在企业负担上面做大文章,就是要在它的债务重组,债务减免上面要有所动作,不能让它形成一个债务滚雪球的效应,导致出现从借新还旧过渡到借新还新,最后过渡到以卖资产来偿还债务的恶性循环之中。

  第二,我们必须要对于一些债务过高的企业进行一些清除,要对大量的“僵尸企业”全面地进行整顿,特别是要停止对这些企业进一步的资金投放,这是非常重要的,它是纯量调整的关键。

  第三,我们需要有一些积极的,需求侧的政策定位,要对通胀预期进行全面地管控,防止大家形成一种通缩性的预期,这里面的方法就有很多了。

  第四,我们要在增量方面有所动作,使很多传统行业通过增量调整有它很多的空间,从而使它这个投资收益的预期在未来有所调整,而不是持续地下滑。主要在这些方面。当然,这里面简单来说,我们的供给侧管理、供给侧改革要真正地启动,需求侧的管理要进一步地加快,这两方面都需要。

  Q

  小编

  近些日子习主席强调供给侧改革,你刚才也提到了,那么您认为具体应该从哪几方面入手呢?

  A

  刘元春

  供给侧改革很重要的核心——取长补短。

  过去我们供给侧的改革实际上已经开始,也就是说我们主要在补短上面下了很多工夫,双创、战略性新兴产业,对于公共服务业、基础设施的投入在某种政府上都是我们在补足短板,在增加供给上面所做出的一些举措。

  第二,要取长。供给过剩,产能过剩的要大量地要进行去产能,要淘汰。这方面的政策我们虽然也想展开,但是又没有实质见效。原因由于我们对于地方的保护,地方的这种“父爱主义精神”没有通过改革来彻底地打破它。当然,我们对于国有企业的调整也没有进行全方位的启动。

  所以,取长这块我们中央一方面要加大力度,对地方保护主义进行全面改革,让他正视到这样的僵尸企业对经济的整体负面作用。第二方面要配合以社会政策、福利政策来化解这些僵尸企业退出所带来的地方政府的压力。同时,我们还要强化顶层设计,国有企业的这种重组调整的方案需要国家进行总体性的考虑和前瞻性的考虑。这是很重要的。

  第三,以简政放权为主体,对于企业的负担进行减轻。

  第四,要将结构性的减税转向全面性的减税,总体性的减税,使得企业减税收的负担力度更大。从而使地方企业活力能够进一步提升。

  第五,供给侧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增强整个市场的活力,微观主体的活力,这需要我们在市场进入方面进行充分放开管制,从现在来看,集中体现在服务业的放松管制上面。因此,供给侧的管理内容很多,方式很多,但是我们需要明确明年的重点,这个重点核心应该在存量调整上,短期以存量调整为主,中长期以增量和存量并重为主。

  Q

  小编

  从全球来看,除了美国以外,其他大的经济体增速都非常乏力,12月份美联储肯定要加息,您认为这个加息对全球特别是新兴市场的冲击有多大?

  A

  刘元春

  我们有个很重要的判断,这轮冲击可能会超越以往的冲击,特别是在新兴经济体去产能、资产负债表调整没有真正开始的时候,这个冲击会比较大。这带来对中国的冲击也会非常大。

  Q

  小编

  我们如何去应对呢?

  A

  刘元春

  我们很重要的是,要在资本监管上有所强化。同时,我们要对于一些外贸行业进行重点关注,但我们认为,目前我们主要还是在金融上做出一些对冲的举措,实体经济它今年会持续(下滑),但并不是一个坏事,但我们的政策定位要有持续宽松的,并且宽松的度要进一步加码带应对外部下滑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