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单人生》:愿你有铠甲,抵挡生活的酸甜苦辣

2020-07-23 12:04上一篇:三位中国军人:让日军尊敬!伟大的民族精神,值得国人世代敬仰 |下一篇:押宝国内5G市场 iPhone 12备货8000万台 苹果有多少胜算?

每个人的一生中难免会遭遇或大或小的危机,也许是最爱的人离世,也许是创业一败涂地,也许是人到中年,那个与你走了大半辈子的人突然走散了。

我始终相信只要坚持走下去,生活总会出现转机。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必定会为你留一扇窗。

此刻她站在窗前,看着那群曾击中她脑袋的孩子们踢球,天色已晚且下着雨,但他们似乎毫不在意,继续着足球这项疯狂的运动。

她注意到经常光顾披萨店的两个孩子薇卡和奥马尔,两姐弟踢球的方式相差很大,姐姐沉着冷静,弟弟鲁莽。

随后,薇卡和奥马尔带着全身的泥巴敲响了她的门,请求在娱乐中心看球赛,因为在他们的教练没过世之前,队员一直在这里看比赛。布里特·玛丽心里是抗拒的,不仅因为她讨厌足球,还因为这群孩子刚在雨中踢完球,他们的衣服上全是泥巴混着雨水,刚清洗过地板,她不想被弄脏。

布里特·玛丽给就业中心的女孩去了电话告知情况,女孩建议让他们进来,开玩笑说这样即使她突然去世,也会有人知道。

挂上电话后,她拿着一叠刚洗净的球衣打开门,发现孩子中间又多了个胖胖矮矮的警察,自报家门叫斯文,过来是为了欢迎她的到来。

斯文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虽然挑剔又霸道,但却坚决、爱干净,还有一种莫名的独特,竟令他有些着迷。

这群孩子的到来让布里特·玛丽的生活变得充实起来,她给他们换了干净的白球衣,为每个孩子准备了一个玻璃杯和纸折的杯垫。他们对足球的热爱感染了布里特·玛丽,她觉得足球好像也没那么讨厌了。

不久后,斯文又来了,羞涩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知道娱乐中心没有可以睡觉的地方,特意为她安排了住宿,恰巧是“银行”的家。布里特·玛丽对新的住处非常满意,因为这里有个大阳台,能让她想起自己在家的日子。

在借了电钻回娱乐中心挂好画之后,布里特·玛丽又回到了披萨店想买点小苏打和士力架,看着厨房里和桌子摆放乱糟糟的餐具后,她忍不住开始动手收拾残局,要知道她以前在家的时候,可容不得一些杂乱。

随后,坐轮椅的女人在厨房睡着了。布里特·玛丽自顾自地开始收拾起来,并给进店的顾客煮了咖啡,她认为在薇卡过来上班之前,自己有责任招呼顾客。

球队里的小男孩本进店了,并胆怯地问她是否有时间给他理发。布里特·玛丽表示自己现在有点忙,得过会才有空。

渐渐地,披萨店里的人越来越多,薇卡和和斯文相继来了,还有一个和薇卡差不多大小的男孩麦克斯和他的父亲从宝马车上下来,走进了店内。

麦克斯的父亲一副盛世凌人的模样,薇卡一直在打发他离开。在他发现自讨没趣后,开始问起布里特·玛丽是谁,得知她在娱乐中心工作,又不屑地说这是浪费纳税人的钱早该关了。

但布里特·玛丽看上去似乎并不生气,只是回答说自己的丈夫和他有同样的夹克,但码数比他穿得合适。

她觉得自己最大的弱点就是胆小怕事,她受不了别人的嘲笑,害怕他人对她有看法。此刻,她多想回到自己家,坐在阳台上给肯特熨衬衣,祈祷一切恢复正常。

当她独自躲在卫生间顾影自怜时,男孩本站在门口安慰着她。等她情绪好些,开始给本剪头发。

无疑布里特·玛丽是个出色的理发师,把本邋遢的发型改造得很成功,他对着镜子不停地欣赏自恋着,直到另一个男孩的到来。

她知道自己不该有偏见,她想到了就业办公室的短发女孩,打电话告诉她不该干涉她的发型。两人在不知不觉间变得友好默契,布里特·玛丽遇到问题,总会给她去个电话。

天黑了,布里特·玛丽关闭了娱乐中心的门,她想找坐轮椅的女人说说话,或者买点什么给她,但理性勒令她不要这么做,天黑后的文明人不会到处乱逛。

走在回“银行”家的路上,耳边回响着收音机里年轻人的歌声,反反复复唱着那几句,“爱情没有怜悯”,肯特仿佛从心里冒出来,堵在她胸口,让她无法呼吸。

失魂落魄的她丝毫没有留意到右侧飞驰而过的卡车,嗡嗡作响,让她仿佛又听见了母亲的尖叫,嘴唇尝到了血的味道,那一瞬间,她在心底呼喊了一千遍姐姐英格丽德的名字。

生活似乎总喜欢与你开玩笑,突如其来的意外,日积月累的感情危机,让你束手无策,失去熟悉的人,离开熟悉的地方,只能在心里怀念那些曾经的美好。

第二天,薇卡和奥马尔来敲响了布里特·玛丽的门,邀请她共度晚餐,请求她当足球队的教练。

布里特·玛丽对足球并不感兴趣,且一窍不通,但薇卡说这个小镇大人很少,她们没得选,要参加比赛不能没有教练,她只需要负责带队,填几个破表格就够了。

见她迟迟不答应,薇卡准备带着奥马尔摔门离去,这个踢足球的女孩子可没有太大的耐心。

布里特·玛丽一向不擅长拒绝,只能硬着头皮给短头发女孩打电话请教,当一个足球教练需要做什么。

晚上六点,布里特·玛丽在薇卡家共度晚餐,这顿晚饭由她的哥哥萨米准备,这次到访改变了她对萨米的看法,她一直以为萨米是个小混混,但他的餐具排列得井然有序,并且注重餐桌礼仪,看来他并不像表面那般浪荡不羁。

一个二十岁不到的男孩子,即当爹又当妈,把弟弟妹妹的生活照顾得井井有条,这让布里特·玛丽觉得不可思议。

如果生活尽是鲜花掌声,谁不愿做个光芒四射的人。可是,生活难免有乌云密布的时候,为了保护爱的人,我们都变成了英雄。

现在布里特·玛丽成为了教练,在开始训练前,她用花名册点名,并给每个孩子发了一张正式的表格让家长签字,且接受了萨米的建议,在孩子顽皮时惩罚他们来回跑。

训练结束后,本请求布里特·玛丽和他一起去找自己的父亲签个字,但去的地方有点特殊,是监狱,已经过了探监时间,好在有斯文的帮助,顺利地见到了父亲。父亲不仅在表格上签了字,还在旁边写了两个字“爱你”。

本的母亲为了养家,在医院工作,一天三班倒,父亲也不是个坏人,该死的经济危机把人逼上了绝路,他逃税了,但并不是罪大恶极的人。

隔天,本的母亲前来向布里特·玛丽道谢,感谢她对孩子的照顾,并告诉她博格不只有那些游手好闲的人,还有一些人像自己一样,从没想过放弃。

当天,斯文又来了,布里特·玛丽答应了他一起用餐的建议,约定时间为第二天的晚上六点。

斯文兴高采烈地离开了,布里特·玛丽在清单上记下了这条约定,仿佛自己等了一辈子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

布里特·玛丽成了足球队的教练,答应了斯文的约会,他们之间还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期待下期的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