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人工智能如何发展?杨元庆、周鸿祎等给出答案

2020-07-08 14:45上一篇:学机械的种起了蘑菇,胶州小伙跨界创业年产值三千多万出口多国 |下一篇:18部门推动出口转内销 渠道难题待解

中新经纬客户端6月23日电 (付玉梅)“疫情期间,无论是疫情防控、诊断救治,还是复工复产、复市复商、恢复经济等方面,智能科技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也进一步激发了各界对智能化的多方面、深层次需求。”6月23日,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在第四届世界智能大会开幕式中表示。

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席万钢指出,随着后疫情时代的到来,市场化防控和恢复经济社会发展活力的重要任务,也为人工智能的科学研究、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提出了新的机遇和挑战。

在常态化疫情防控背景下,人工智能发展将迎来哪些新趋势?多位科技公司大佬也发表了看法。

腾讯公司首席运营官任宇昕指出,“互联网+医疗”的需求在疫情期间进一步爆发。从实时疫情数据、在线问诊服务,到电子健康卡、医保电子凭证等新事物的出现,说明了医疗健康产业的新基建步伐正在加快。

任宇昕提出,在武汉抗击疫情的过程中,腾讯提供的人工智能服诊方案,在患者CT检查后,最快一分钟内就可以为医生提供辅助诊断的参考,这帮助医生节省了大量的宝贵时间,可以救治更多患者。

“人工智能机器人已经通过了国家职业医师资格的考试。疫情期间,这个机器可以是‘新冠肺炎医生’,结合我们的语音技术来做家庭随访。如果用传统的方法,无论是上门还是打电话,医护人员和社区人员至少几个月才能做完。我们用一台机器昼夜不停,态度极好地打电话,6个小时就将武汉100万人排查完毕。”刘庆峰介绍。

人工智能还加快了疫苗和药物的研发过程。万钢指出,在大数据支撑下,人工智能算法创新使用的整序列、整基因组的RNA结构预测更为精准。此外,算力共享、分布式的计算,为疫苗和特效药物研发的数据分析、功效匹配、文件筛选等提供了有效支撑。

“突如其来的疫情,其实是推动了自动化、数字化、智能化的加速到来,就像2003年非典期间,人们由于居家隔离产生了网购的需求一样,会带动中国电商行业的崛起。最近火起来的全民直播带货又开始颠覆传统渠道的销售模式,从而成为带动云经济的排头兵。”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表示。

杨元庆认为,特殊期间培养起来的对于智慧经济的消费习惯,生产和工作模式将会长期延续。大家居家办公、在线学习、娱乐等习惯,也都不会只是短期存在,而是一个长期的趋势。

任宇昕认为,数字化发展已经渗透至全行业内。“经过这次疫情,中国已经不再有纯粹的传统产业,因为每个产业或多或少开启了数字化进程。关键在于如何利用数字化科技,把数据这个新兴生产要素投入到传统产业的全链条改造中。”他说。

刘庆峰指出:“疫情证明了我们的数据管理能力在保护老百姓的同时也可以用好它,而且全民已经开始被助推到数字化时代,无论是老师、学生、家长还是老人,各个群体都快速地被推动到数字化生存时代。”

英特尔公司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杨旭认为,通过这次疫情,许多人都意识到,在家办公、在家学习、远程诊疗等不再只是一个简单的科技应用,而是已成为工作和生活的必要。同时,面对如此庞大的经济结构转型,需要一些很关键的基础技术作为支撑,推动数字经济更好地融于生活。

针对人工智能在后疫情时代的趋势,万钢指出,就业是疫情时期最大挑战之一,也是日后科技可以助力的领域。

“高校复课以后,870万毕业生即将离开校园,走向社会。除了扩大传统的各就业渠道之外,我们还要推进新业态的就业。通过构建开源、开放的共享平台,让小微企业的需求和毕业生的专业技能在网上沟通,多向选择、智能匹配、互相适应、鼓励见习就业。”万钢表示。

“现在疫情仍在全球防控,大家在家里的时间长了很孤单,压力也很大。我们卖得最好的是一款阿尔法机器人,它能模仿爸爸妈妈讲故事,任何网上的故事经过它的转化都是爸爸妈妈讲的故事,这就是情感计算。我们在疫情防控中做了很多调整,比如和老人打电话时,如果遇到听不懂的要有耐心。下一步我们会继续推动这方面的发展,也是使得社会更有温度的表现。”刘庆峰说。

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坚提出,未来智能科技将在城市治理方面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城市作为最重要的一个容器,对于未来智能技术的发展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王坚进一步说明:“过去,人工智能可能是在各行各业的应用中被大家关注,而智能技术和城市发展到今天,已经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有了智能技术以后,和城市结合起来会深刻地推动城市本身的发展。今后20年至30年间,城市的发展也会因为智能技术而被重新定义。”

技术发展伴随隐忧,因此网络安全也成为值得关注的领域之一。360集团董事长兼CEO周鸿祎指出:“当一切数字化后,整个的基础都是建立在软件之上的,网络安全如果没有保证,整个软件有漏洞、遭到攻击,数字化的世界将会受到重大的破坏。”

周鸿祎表示,目前网络安全遇到更复杂的情况,如缺乏一体化作战的协同联防等。“我们对安全产品的衡量标准过时了,经常用安全检查的方式。但是未来,我们认为用实战、用攻防做检验才能成为唯一的标准。”

基于此,周鸿祎认为,未来需建立一套互联网的安全互联标准、打造一套安全的基础设施、规划一套实战检验机制。(中新经纬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