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7千亿到2万亿VS严禁短期险保证续保,健康险将戴镣铐起舞?

2020-03-21 17:50上一篇:抗疫,全面审视我们的家庭教育 |下一篇:民国时期,“好人政府”消亡史,理想主义难以战胜现实政治

近年来,健康险成为保险行业增速最快的领域之一,无论财产险行业还是人身险行业都是如此。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保险行业整体保费增速12.58%,但健康险保费增速却达到30.91%。

其一,银保监会下发《关于规范短期健康保险业务有关问题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有意重拳规范短期健康险,要求明确表述“非保证续保”,严禁使用“连续投保”“自动续保”等易与长期健康保险混淆的词句。同时,明确要求不得随意停售在售短期健康险产品。

其二,1月2日,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在参加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时,透露银保监会牵头研究起草了《关于促进社会服务领域商业保险发展的意见》,并拟于近期由多部门联合印发。《意见》从五个方面提出了促进社会领域商业保险发展的多项政策举措,其中第一个方面就是完善健康保险产品和服务,提出力争到2025年,健康险市场规模超过2万亿元。

一手重拳规范短期健康险,一手描绘2万亿元大市场,商业健康保险即将戴着镣铐起舞?值得注意的是,短期健康险是财产险公司近年来重点发力的非车险业务之一,监管重拳规范之下,对于财产险公司或构成利空,反之,对于可以经营长期健康险的人身险公司则构成利好。

近期,银保监会下发的《关于规范短期健康保险业务有关问题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在行业引发高度关注。

短期健康保险,是指向个人销售的保险期间为一年及一年以下且不含有保证续保条款的健康保险产品。

规范险企续保行为,明确不得使用“连续投保”“自动续保”等易与长期健康保险混淆的词句。

保险公司开发的短期健康保险产品中包含续保责任的,应当在保险条款中明确表述为“非保证续保”条款。非保证续保条款中应当包含以下表述:

本产品保险期间为一年(或不超过一年)。保险期间届满,投保人需要重新向保险公司申请投保本产品,交纳保险费,并获得新的保险合同。

保险公司不得在短期健康保险产品条款、宣传材料中使用 “连续投保”“自动续保”“承诺续保”“终身限额”等易与长期健康保险混淆的词句。

保险公司不得随意停售在售的短期健康保险产品,侵害保险消费者权益。保险公司停售短期健康保险产品的,应当将停售的具体原因、具体时间,以及后续服务措施等信息通过公司官网、销售渠道,以及报刊、即时通讯等便于公众知晓的方式披露告知保险消费者,并为已购买产品的保险消费者在保险期间内继续提供保障服务,在保险期间届满时提供必要且合理的转保服务。

保险公司应当根据医疗费用实际发生水平、理赔经验数据等因素,合理确定短期健康保险产品费率、免赔额、赔付比例和保险金额等。保险公司不得设定严重背离理赔经验数据基础的、虚高的保险金额。

保险公司应当科学合理确定短期健康保险产品价格。产品定价所使用的各项精算假设应当以经验数据为基础,不得随意约定或与经营实际出现较大偏差。保险公司可以根据不同风险因素确定差异化的产品费率,并严格按照审批或者备案的产品费率销售短期个人健康保险产品。

此外,《征求意见稿》规范的内容还包括规范销售、规范理赔以及不如实告知、规范投保提示、规范退保现价等等。

直指百万医疗险市场乱象,面对赔付率快速上升,禁止随意停售,禁止随意定价,防患于未然

从上文可以看到,《征求意见稿》的关键词就是“规范”,所指向的问题也几乎都是百万医疗险为代表的短期健康险在快速发展过程中所出现的种种问题。

百万医疗险作为互联网保险时代的创新型健康险产品,以其低保费、高免赔额、高保额等特征,在互联网渠道引起了年轻消费者的广泛青睐,成为保险公司必备的获客产品、敲门砖产品,一度,行业百万医疗险达到数百种之多。

客观评价,百万医疗险深受消费者欢迎,其为降低保险消费门槛、普及保险教育、提升社会风险保障水平,立下了汗马功劳,经过数年发展,也已经成为保险业的标杆性产品之一。

中再寿险的一份数据显示,2018年,百万医疗险全年的新单保费规模达到了170亿元,预计2019年全年新单保费规模将达到300亿元,到2021年,预计可累计覆盖超过2.9亿人。

例如“销售误导”的问题,最典型的当属有关“保证续保”的描述。人身险公司可以销售长期医疗险,但财产险公司只能销售短期医疗险,保障期间最长不过一年,但为了免除消费者“未来不能继续投保”的担忧,增加产品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在产品介绍中,财产险企往往通过一些模棱两可的说法规避监管,例如使用“连续投保”“自动续保”“承诺续保”等等变相承诺“保证续保”。但实际上,这种承诺并不具备法律效力。

个别险企还玩起了“产品停售”的戏码,给消费者增添了极大的不确定性,因为一旦已购短期健康险停售,变相的保证续保也就成了一句空话,而彼时消费者的身体健康状况若已不再满足其他医疗险的健康告知要求,就将彻底失去商业医疗险保障。

当然,从目前来看,保险公司的停售老产品,只是针对新客户而言,已经投保相应产品的老客户,一般仍可继续投保。有的公司在停售老产品的同时,会推出升级版新产品,供新老客户选择。

但不得不警惕的是,百万医疗险虽然整体依然能够实现承保盈利,但其赔付率正快速上升,一旦险企经营该项业务出现严重亏损,无疑将加大其停售该产品的动力。而一旦一款客户众多的在售产品突然停售,影响众多客户的续保利益,其负面影响将是巨大的。

监管拟重拳规范短期健康险中有关保证续保的表述,严禁随意停售,无疑正是要防患于未然。

此外,随着以百万医疗险为代表的短期健康险市场竞争加剧,保险公司之间的比拼已经转向全面比拼,其结果就是价格越来越低(不计后果),保额越来越高(从最初的百万,上升至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远远脱离实际,沦为纯粹的噱头),免赔额越来越低(加剧险企自身风险)……这些都为短期健康险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埋下了一定风险隐患,也正是此次《征求意见稿》规范的重点。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监管发文拟重拳规范短期健康险的不久前,《健康保险管理办法》正式发布,对于长期医疗险的发展却明确表态支持。

长期健康保险,是指保险期间超过一年或者保险期间虽不超过一年但含有保证续保条款的健康保险。

保险公司可以在保险产品中约定对长期医疗保险产品进行费率调整,并明确注明费率调整的触发条件。

长期医疗保险产品费率调整应当遵循公平、合理原则,触发条件应当客观且能普遍适用,并符合有关监管规定。

保险公司可以在保险产品中约定对长期医疗险进行费率调整,意味着监管鼓励险企发展长期医疗险,同时,为减少险企对于赔付率不断上升的后顾之忧,明确允许其适度调整费率。

实际上,对于一款费用报销型医疗险而言,消费者最为关心之处,即是否能保证续保,因为随着人年龄增长,患病概率会显著提高,如果身体健康时可以投保,非健康时却不能继续投保,对于消费者而言,保险产品价值会大打折扣。

财产险公司之所以在百万医疗险的产品介绍中,各种变相承诺保证续保,迎合的也正是消费者的这种心理。

在这种情况下,《征求意见稿》一旦正式实施,则意味着财产险公司必须在所销售的百万医疗险中标明“非保证续保条款”“产品为一年期产品”,财产险公司在销售百万医疗险方面的优势将大为削弱。

依法成立的健康保险公司、人寿保险公司、养老保险公司,经银保监会批准,可以经营健康保险业务。

事实上,业界一直有观点认为,财产险公司不应该参与健康险业务的经营,因为健康险的经营逻辑与财产险的经营逻辑截然不同,以财产险公司思维经营健康险业务,一定会出现问题。

《征求意见稿》一旦落地,对于财产险公司来说,或意味着一大噩耗,因为近年来,随着车险增速承压,不少财产险公司已经将非车险,尤其是健康险作为重点发力方向,而深受消费者欢迎的百万医疗险更是重中之重。

值得注意的是,有数据显示,从2016年,即百万医疗险大火以来,人身险公司经营的健康险业务在全部健康险业务中的占比是有所下降的,财产险公司健康险业务增长迅猛。

2万亿健康险市场将至,既给出宏大目标,又承诺打通一系列制度障碍,监管是要先规范市场再迎接大风口?

就在银保监会发文拟重拳规范短期健康险业务的同时,健康险业务整体又迎来超级重磅利好。

2020年第一个工作日,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在出席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透露,由银保监会牵头商相关部门研究制定的《关于促进社会服务领域商业保险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已于2019年12月30日经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拟于近期由多部门联合印发。

据其介绍,《意见》从五个方面提出了促进社会领域商业保险发展的多项政策举措,其中第一个方面就是“完善健康保险产品和服务”,主要内容包括:

可以看到,上述每一条对于健康险业务而言都是重磅利好。根据《意见》,2018年健康险保费仅5400亿元,2019年预计达到7000亿元左右,要在5年后达到2万亿元的规模,健康险年化复合增速至少要达到19%以上。

更关键的是,长期困扰商业健康险发展的基础性问题,《意见》几乎都有提及,都有意进行突破,例如:

针对商业保险公司经营大病保险业务话语权弱、控费难的问题,明确表态,支持参与医保控费;

针对商业保险公司数据不足风控不足的问题,明确提出“探索健康险与国家医保信息平台对接”;

国家既给出宏大目标,又给出承诺打通一系列制度障碍,每一条每一款都说到了商业保险公司的心坎里,对于保险业而言,这无疑就是重大机遇所在。

从这个角度来看,监管部门一手拟重拳规范短期健康险业务,一手释放重磅利好,也颇有种规范市场再迎接大风口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