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历史时刻!日本举国或将首次进入“紧急事态”,这意味着什么?

2020-03-21 12:18上一篇:家里不要傻傻装中央空调了用过就知多不实用真后悔我家装早了 |下一篇:抗疫,全面审视我们的家庭教育

版权声明:本文首发于掘金日本房产(ID:Japan_gold),为原创作品,其他公众号转载此文时,需在正文前署作者名、标来源,并同时转载文末二维码,否则视作侵权。

历史上首次3月10日,日本内阁议会上敲定了一道历史性的修正案——《新型流感等对策特别措施法》修正案,使发布紧急事态宣言成为可能。这意味着什么?

截止至3月10日当地时间下午6时,日本本土确诊人数达到520例,死亡人数10例,病死率达到1.9%。其中北海道的疫情最严重为111例,爱知县紧随其后有86例,之后两个分别是大城市东京都(64例)和大阪(55例)。跟大爆发的欧美国家比起来,日本的疫情算轻的。刚刚,安倍晋三就全国主动暂停活动一事,要求进一步延长10天左右,并决定了总额为4300亿日元的第二项应急措施。

我们经常在日本的华人媒体上看到即使是传染已经开始,日本人仍然出街的出街,不戴口罩乐观地认为这是普通流感;即使发烧了也坚持上班地“社畜”;还有一些小型活动在进行中。而就是这些带病上班和小型活动,让新冠肺炎趁虚而入,开始蔓延日本各地。比如一位发烧了还坚持上了十多天班的保育园老师,直到确诊前都还在岗位上;一位便利店的临时雇员,发烧了也坚持上班数日,导致跟他有亲密接触的其他店员也出现了感染症状;大阪市的几场小型Livehouse先后感染了20多人,并把肺炎病毒带到了8个不同的县市……这些事情都是在政府出来呼吁“有感冒症状,就不要上班上学”了之后,仍在发生的事情。所以现在看来,扩大政府权力来限制人们出行,是当下防备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进一步扩大,最急迫的事情。 可喜的是,周二内阁通过修正案后,政府当天就把修正案提交国会审议。由于自民党与立宪民主党达成协议,修正案在13日获得通过已成定局。修正案通过后,若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将允许各地方政府增加对个人行动的约束力,简单来说,就是日本政府因无法可依而无法对个人做出行动限制的尴尬境地,在出台这项政令以后,将改善。如果日本的中央政府成功将“新冠肺炎疫情”指定为“历史性紧急事态”,这会是日本首例“历史性紧急事态”。

“历史性紧急事态”是什么?因为2011年311特大地震灾害后,政府行动缓慢影响了整体救灾效果,日本吸取当时的教训,在2012年制定了《新型流感等对策特别措施法》,授权政府在新型流感暴发时宣布紧急事态。不过,这个特别措施法吊诡的地方在于,它并未授权政府以法律根据来限制人员流动。对此日本政府这次就吃了亏,天天说“限制”、“隔离14天”、“不要外出”、“休校”,到头来都只是“要请”——也就是我们理解的呼吁、请求,并不具有强制意义。可这次不一样,一旦通过修正案,日本政府可针对新冠肺炎疫情宣布紧急事态,各都道府县知事可要求民众避免外出、学校停课、限制使用娱乐设施等。之后就可以宣布《紧急事态宣言》,限制民众的集会和移动自由。那么它具体有哪些权限,实行期又有多长?修正案将在以新型流感、再发型流感、新感染症为对象的现行法的基础上,追加“新冠病毒感染症”。适用期限为今年2月1日至2022年2月的两年(实际可达3年),由政令做出规定。

主要看图片下半部分:地方政府在日本中央政府宣布进入“紧急事态”后,将可以在新冠病毒感染到一定程度,感染者爆炸性地增加的时候,指定医疗用品的配置,疫苗研发指示及物资买卖规则,而日本各地都道府知事将在不用争取所有者同意情况下,开设或征用临时医疗设施及土地。这在中国看来是轻松简单的事情,但在西方国家的永久产权制度下困难重重。而日本若能进入紧急事态,就在有法律保障的基础上,去要求所有者“为大局考虑”短期出让使用权。其实,早在日本中央政府敦促修正案通过之前,就已经有日本地方政府宣布进入“紧急事态”,那就是北海道。

2月28日,也就是安倍宣布全国中小学停课后的一天,北海道知事铃木直道就对道民宣布,从2月28日到3月19日为期三周的北海道紧急事态时期,政府呼吁道民,特别是在周末,不要外出、集会。此后,铃木知事还立即奔赴东京,跟安倍首相会面并传达了当地紧缺物资的诉求,日本政府也紧急支援北海道,给指定的城市每家人发放2周用量的40只口罩,并拨款支援北海道的疾病预防和检测体系。北海道提前宣布进入紧急事态是对当下形势的判断,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不得已做出的行动。而从发布紧急事态至今,北海道的确诊人数大幅减少,从3月1日至今,总共确诊25例,这个数字在北海道最严重的时候是一天的量。可以看出,紧急事态的宣布确实缓和了北海道的疫情。对比地方政府的果断,中央政府的行动就略显迟缓。权力掌握在跟人民生活日益脱节的精英人士手中,再加上论资排辈、机械滞涨的政府治理问题,使得日本中央政府的抗疫情动显得乏力。

“紧急事态”的意义:不要让新冠疫情成为下一个水俣病这也是日本长久以来公共卫生的痼疾。从熊本县水俣病、新潟县第二水俣病、痛痛病和四日市哮喘,再到9年前的3·11特大地震后续的防止受害人数扩张、补偿等问题,都显示出日本政府处理低效。基本上每个公共卫生事件都耗时几年至几十年不等,才得以解决。最严重拖沓的案例是水俣病,从爆发至今都未真正解决。

从1953年爆发到1968年被政府认定为公害病,经历了16年之久;而后又过了8年,1977年日本政府才开始给予受害者救济标准。然后,又是漫长等待了18年,至1995年,村山内阁才提出医疗补助,受惠人数扩大。但这就完了吗?没有。又过了9年的2004年,日本国会终于通过水俣病救济法案。但即使这样,仍然有一批水俣病患者未成为被救济的对象。过去了整整半个多世纪,水俣病受害人的问题仍然没得到彻底解决。所以日本在危机治理时存在着管理死角,不去解决它将一直存在,甚至不断犯错。此次紧急事态若得到指定,将把过去这些处理不好、效率低下的事务,进行升级改变。安倍表示,将彻底做好疫情公文管理工作。不要再因为人祸,让新冠肺炎成为下一个水俣病……或许,这是现在的日本政府跟过去那个效率低下、庇护财阀的自己说再见的第一步。

一些最新动向时至今日,日本国内的重症患者约为30人,总体可控。有很多声音认为,在日本国内PCR检测资源不足的问题,再加上奥运会开办的压力,所以政府“隐瞒”了真正的确诊人数。但从现在的致死人数来看,日本的整体数字还比较正常,致死率甚至低于全球的平均水平。在全球疫情日益严重的时候,日本也迎来了它的至暗时刻。虽然现在这个国家的确诊数字并不高,病死率也在正常范围以内,并没有出现如伊朗和意大利那样爆发性的病死案例,可以说是万幸。但是,关于国内的现状,安倍借鉴专家意见,介绍称“鉴于今后一两周是疫情急速扩大还是能够平息的关键时刻,正在采取一切应对措施”。厚生劳动省大臣加藤胜信在富士电视台采访中表示,3月15日是一个关键点,政府将确定之后的方针,判断是否继续建议民众“尽量不举行大规模聚会,少去人多地点”。此外,日本政府专家会议表示,日本目前“未发展到爆发式感染扩大的阶段,一定程度得到控制,但不能放松警惕”。并指出,新冠病毒“不会像流感病毒那样天气变暖就消失,战斗或将持续数月、半年甚至跨年”,推测可能长期化。也在今日,日本宣布全面禁止意大利北部来的人员入境,包括此前的禁令,目前有6个国家和地区被禁止入日……可以看出,日本政府在拿后面的10天时间对赌。如果疫情稳定了,他们就赢了;但如果爆发,全国的医疗资源将陷入紧张状态,这将指向一个不太好的结局。不过,周二通过的法案可以把这个不太好的结局稍微拉回来一些,因为这个时候政府已经可以指定“历史紧急事态”,限制个人的私权利以确保疫情不扩散。中国在政府高效分配资源的基础上,所幸疫情已经基本得到控制。那么对于跟中国交往十分紧密的日本,政府的这场赌局能不能赢?我希望它赢,因为这将向世界提供除了中国抗疫方式以外的,另一种新的有效方案。这个的意义十分深远,它将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和面对流行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