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老师在课堂成功复原二战前的德国景象,看看法西斯到底多可怕

2020-01-02 20:56上一篇:美国环保数据网站被关,科研人员震惊政策“开倒车” |下一篇:美国股神说,金融危机将再次出现!如真被说中,我们该怎么应对?

培根曾经说过:读史使人明智。历史对于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是不可或缺的科目,人们参照历史,往往能避免重复曾经的错误。以史为镜,更使得历经千年的中华民族经久不衰。

历史作为一门学科,其对民族性格品行的形成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在上世纪60年代,一位美国的历史老师本想通过实践教学,让班上学生感受法西斯主义的可怕之处。最终,却差点在校园中掀起了信仰法西斯主义的狂潮。

在这节课上,老师建立了一个号称第三浪潮的组织以作为演示标本。在建立组织短短五天内,就从30个成员发展到了两百人,以至于他自己都被法西斯主义的魅力吓到。后来,但凡是历经此的当事人都在事后心有余悸,认为这是有史以来最恐怖的历史课。这次的实践也让全世界的社科学者对法西斯主义有了更为清楚的认识。

在上世纪1967年的4月第一周周一,加州一位名叫Ron Jone的历史老师在课上,为学生讲授纳粹德国的历史。此时,有位学生提出了一个灵魂的拷问:

德国的士兵、教师、铁路列车员、护士、税收员乃至最普通的公民,怎么会在第三帝国终结之时,宣称自己对于所发生的事情(指对于犹太人的灭族行为)毫不知情?当国民们本身就是某种事物的一部分,又怎么会在最后宣称自己并不真正相干?是什么让人们可以抹去他们自己(参与)的历史?

他的回答引起了当时包括Ron在内的在场师生的兴趣。为此,Ron决定做一个实验,他在周一便决定发起一个名叫第三浪潮的运动,通过亲身感受来体会当时纳粹德国全民的人性与思维。他的倡议得到了全班同学们的认可。

首先,他向同学们讲述了关于纳粹的特色——纪律的魅力所在。他通过许多成功人士的案例来讲述他们通过自我的纪律,走向了人生的巅峰。学生们也乐得融入当年纳粹德国参与者的角色。此时的他们更像是一个Cosplayer,尽力配合着他们的老师,演出这场盛大的戏剧。

经过让他们感受纪律的魅力所在后,他便当堂要求他们以一种特殊的坐姿,来彰显并强调班级的纪律。令老师未曾想到的是,学生们竟然如此自愿并高效的融入这场运动。于是他想测试一下他们忍耐的极限于何处,于是提出了更多更严苛的课堂纪律要求,他们也都悉数做到。当然,必要的奖励与赞扬是不可或缺的。

周一的课堂已经让Ron开始对他多年人本教育的信条产生了动摇,既然纪律有助于教育的高效,那以人为本且费尽心神的人本教育还有必要吗?学生们的沉浸表演让为了进一步探究纳粹思想的历史老师继续了这场运动。

周二的课上,老师走进课堂,他竟然发现同学们竟然如前日一般的坐姿,整洁安静地坐在课桌之上,就像一个个严于律己的士兵般等候他的到来。走向讲台后,他向同学们阐述了法西斯主义的另一项精神内核——团结。

空有纪律而没有团结的整体,只是一盘散沙,它并不足矣支撑他们的存在,唯有团结,才能让这盘散沙形成一个有机的个体,浑然的存在。紧接着,他以自己曾经的经历和编造的过往,让同学们信服了团结的力量。

此时对集体和个体的行为的推动力感到好奇的Ron已经无法停下他的研究,而学生们也竭力配合他的诉求。

当他通过几个小时的活动来强调团结时,学生们已经开始融入到了这场戏剧的角色之中,已经自发主动的参与其中。不少学生竟然享受完全融入集体后,接受统一指令的过程,甚至他们彼此间特殊的致礼吸引了学校不少学生的好奇,他们甚至为之翘课,来参与这项他们认为有趣的实验。

到了周三,Ron开始向他们传输新的定义——行动。一个空有力量的团体,倘使他们没有行动,那他们无疑浪费了这可贵的力量,唯有通过行动,他们才能绝佳地体现集体的存在,就如你只有通过行动,你才能捍卫你幸福的家庭。他的阐述得到了学生们的高度赞誉。

与此同时,他甚至制定了详细的指令,给不同的学生分工。比如,他让三个成员负责对其他人的行为进行监督;他还让部分成员继续发展其他成员,并从中挑出可靠的人,为组织添加血液。此时,那些当初把这场行动视作戏剧的学生们,已经不知从何时起,甘愿沦为角色的奴隶。

周四课前,Ron发现事情已经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了,学生们已经对他灌输的理念不假思索的信服,但凡他所立下的规定,他们都出于维护团体的目的,都坚决给予执行。他们中绝大部分都对这个运动参与者有着莫名的团体责任感。

本来,他只是让三个人对其他人的行为进行监督,让他们贯彻执行这场运动的指令,可令他始料未及的是,竟然有将近一半的人偷偷对他人举报监督。而在这样肃穆的压迫之下,班级中本来极具个人主义,喜欢受到老师赞誉以鼓励自己的三个女性尖子生竟然难以喘息,原本聪慧的她们在此刻手足无措的神情显得呆滞。的确,法西斯主义下,个人主义已经得不到体现。

与此同时,有一个叫做罗布特的学生,他在班级中一直平平无奇,不受瞩目,可能就是最为平凡的存在吧。但是他却在集体的运动中找到了自己的归属,把集体的胜利看做自己的功绩。为此,他甚至激进地想做Ron的贴身护卫,并得到了Ron的准允。得到权力后的他,甚至跑到老师的办公室为他站岗,还被别的老师调侃他是教职工室的学生,可他却反驳道,自己是Ron的贴身护卫。

周四的课上,Ron已经对事态的发展感到了恐惧,这场运动已经从仅仅30人,在短短四天内发展到了两百人。但是他却不能突然结束这一切,因为如同罗伯特这样的学生在这场运动中是绝大多数的,一旦他们回到问题的本真,必将无法接受这只是一场闹剧的过程。他只能将这场运动进行下去,让这颗青春痘化脓,直至方便他戳破。

这堂课供应链金融Ron为同学们讲述了荣耀的力量。为了唤起他们崇高的使命感,他欺骗他们,“第三浪潮”不仅是一次实验或是教室活动。它比那些重要得多。“第三浪潮”是一个全国性组织,旨在寻找那些愿为国家政治体制改革而奋斗的学生。是的。我们一直在进行的这项活动,就是在为真正的目的而实践。全国范围内,像我一样的教师一直在招募并训练一个能通过纪律、团结、荣耀与行动来向国家展示出一个更好的社会的青年团队。

他对他们说道:如果我们能改革学校运行的体制,我们就能改革工厂、商店、大学以及其它一切机构的运行体制。你们就是被选召出来促进这一事务的青年人。如果你们能够站起来展示出你们在过去四天内学到的东西……我们就能改变这个国家的命运。我们可以赋予它新的纪律、团结、荣耀与行动的意义,一种新的目的,一切都只取决于你们和你们的意愿来表明立场。

为了让话语更加真实,他让之前质疑过这场运动的女尖子生离开了教室,并禁止她们周五进入班级。与此同时,他还说周五有一个仅仅面向第三浪潮的集会在学校礼堂召开,到时候会有许多记者莅临。此时已经对Ron陷入狂热的学生们,竟然对这一切荒唐的话都毫不怀疑,而知道真相的三个女生都只能在团体中失语。

到了周五,好巧不巧的是,《时代周刊》在那天竟然采用第三浪潮作为刊面广告标语(第三浪潮只是泛名词,Ron就是以此命名该运动),这无疑令在礼堂的两百学生对其更加信服。

可是当演讲开始时,Ron口中的人们并没有来,而这些学生也不知道,礼堂的媒体记者只是Ron的朋友们扮演的。演讲开始,Ron让他们看了一段视频。这段长达数分钟的雪花映衬在投影仪上,嘲弄着底下学生的理性和智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屏幕仍是一片空白。质疑的学生们看着视频,只能接受他们被骗了的现实,长达一周塑造的纪律在刹那间毁于一旦,他们的坐姿也不复端正。

此时,Ron开始走向前台,对他们声情并茂地带领他们回到周一问题的本身,来说明平凡的人们,通过将集体的荣誉内化认可,进而自认为是自己价值的体现,而少数清楚真相的人,则被陷入群众狂热的浪潮中,失去了声音。而法西斯主义正是调动人性的恶,通过集体的荣誉为他们的恶行找到新的借口。

如果我们对于法西斯式心理状态的实践很彻底的话,那么你们中不会有一个人会承认自己参加了'第三浪潮'的这次最终集会。如同(纳粹)德国人一样,你们难以向自己承认,自己走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不会让你们的朋友父母得知,你们为了口头命令和看不见的领袖而甘愿放弃个体的自由与权力。你们不能承认自己被操纵了而成为一个追随者,不能承认自己接受了'第三浪潮'并使之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你们不会承认参与了这个狂热的行为。你们会把这一天、这次集会保守成为一个秘密。这是一个我与你们共有的秘密。他如是说道。

“第三浪潮”结束后,历史的真相终于以这样的一个耐人寻味的结局尘埃落定。二战前法西斯狂热的原因终于被揭开,我们惊叹于这种可怕的“纪律”所带来的影响,却也不得不深思那些让人悲哀的过往。

一个民族只有正视自己的历史,既能为曾经的繁荣骄傲,也能承认曾经的羸弱,才能做到真正地向前看,真正地重新拾起曾经的骄傲。德国做到了,那一跪得到了世人再次的尊敬;但日本呢?或许这正是岛国悲哀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