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以待毙?不存在的!这些企业是这样自救的

2020-03-11 11:39上一篇:聚融集团:科技创新追效益 |下一篇:追跑向并跑转变 成都打造万亿级电子信息产业功能区

“全民战疫”已经进行了一个多月,对于零售企业来说,原本的春节消费旺季被疫情扰乱,大门紧锁,闭门不出成为了中国人最反常的一个春节行为,零售也呈现两极分化。

具有礼盒性质,适合串门送礼的快消品受到了严重的滞销,而在超市和卖场,那些居家必备的日常用品却被抢购一空,甚至一直被称为“垃圾食品”的方便面也火了,连线上销售量也翻了几番。

但由于疫情物流限制及响应家里蹲政策,线下门店大多数关停,各大终端的热门品类一扫而空,人们买不到日常用品,而商家却要为库存积压苦恼。疫情突如其来,打了零售业一个措手不及,没有应急方案,现金流储备不足。有时候,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不能改变环境,就适应环境。疫情下,这些零售企业开始了翻盘自救操作。

线下资源的缺乏加上人们避免出入公共场合,越来越多人选择在线上购买食物和日常用品,导致线上服务需求暴增,各大线上商超、生鲜平台都纷纷爆仓,运转处于极限。

凡是到家服务类的小程序业绩都激增,在春节期间订单量普遍翻了几番。这也启发了这些零售商,他们选择运营小程序商城,将销售和服务转移到线上。

在疫情重灾区的武汉,小程序社区拼团团购平台兴盛优选自提门店用户覆盖范围大,附近的将近300个社区和近30万家庭的民生问题得到解决。对于武汉人民来说,民生能否得到保障、安全问题成为了他们所担忧的问题,而兴盛优选的门店则是解决了大部分人的困扰,旗下的很多门店的订单屡屡升高,甚至在最高时期,一家门店的订单量达到单日6300单。

线下卖菜卖的如火如荼的钱大妈也开始了“小程序+社群”的运营模式,钱大妈用户众多,以一句“不卖隔夜菜”的广告语牢牢占领消费者的心智。通过每天分享小程序秒杀链接等社群营销方式,社群用户的活跃度和复购率明显有所提高。疫情期间,钱大妈到家业务比之前增长10倍。

而微信方面也给予了这类到家小程序一些政策支持,例如专门开辟搜索专区为其增加流量、针对到家服务小程序推出快速触达,引导用户无接触购物等;开放“物流助手”接口,商家只需开通即可联系多家快递进行服务,连接线上外卖的物流环节等......

到家小程序是疫情催生下的刚需,对于用户来说,小程序操作简单、易上手,点点屏幕东西就能到家,随时随地,用完即走。对于企业来说,微信搭载了11亿月活跃用户的巨大体量和强大社交关系链,在此基础上建立自有小程序商城,不仅获取流量更快,搭建、运营成本更低,还可以获得用户沉淀,进行更精准的运营。

对于一些非迫切性产品,线下渠道在这个非常时期明显行不通。例如服饰、鞋类零售来说,社群营销显得更为关键。

在线下拥有600多家门店的服装品牌茵曼,自疫情爆发以来,正常营业的门店数在不断关停,到了2月份,营业的店铺只占10%。但多年的资源积累让茵曼做出了让所有门店以社群营销为主、实体店为辅的策略,茵曼提供了详细的社群运营指引和内容素材,对内制定严格的执行标准,引导用户前往小程序下单。依靠这个策略,茵曼的单日销售突破了百万大关。

社群营销也与直播结合在一起,主营线下渠道的韩国美妆品牌悦诗风吟,销售不出意料受到很大挫折。但悦诗风吟迅速以门店为单位开始群组运营,上海宏伊旗舰店率先进行了一小时店内导购现场店内直播,期间产生一万以上的观看数。

2月5日,服装品牌快鱼首次运用小程序进行直播,观看人数达到20万,交易额超50万,并且在次日迅速涨到130万。

对于这些平时专注线下的企业来说,多年的资源积累造就私域流量,而社群营销正是将私域流量的价值发挥到最大。

时尚女装品牌歌莉娅则另辟蹊径,开始用企业微信“卖货”。去年12月,办公应用企业微信正式宣布与微信互通,可以通过企业微信添加消费者,在消费者的朋友圈发布相关信息,进一步拉百人大群,最终打通小程序商城。歌莉娅利将服务转到线上,实现了线上客户运营的闭环。

这就意味着,企业微信不再只是用于企业内部办公,还增加了为客户服务、开展业务等功能。企业微信代表了一个企业的形象,很多因信任产生的问题,用企业的身份就可以规避,有利于沉淀用户、统一进行管理。

西贝也成功运用线上业务让企业起死回生,疫情期间西贝也将门店餐饮服务转到线上,主要包括外卖、在线商城以及团餐业务。此前,西贝开通外卖业务的门店约有100多家,但疫情期间这个数量翻倍,每天仅外卖业务的营业额就达到200万元,线上营收占八成以上。

重压之下,有的企业一蹶不振,有的企业反而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战,因祸得福创造了新的销售渠道,实现了新的可能。办法总比困难多,这些企业的主动出击让他们转危为安。

在这个特殊时期,那一串串的销售数据不是很重要的,重要的是那背后应对危机和未来变化的能力,是数字化的经营能力。通过这次疫情,想必这应该成为每一个零售人的基本具备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