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丽芳长得标志,尽管,她会的事儿也不多,读书也不过勉强到初中毕业,成绩也是不那么好,甚至有些令人嫌的那种。如果,她不是长得很漂亮,相信喜欢她的人,根本就没几个。而且,她的眼价极高,能够让她看得上眼的,根本也没几个。但是,她并不着急。随时随刻追在她身后的人,不少于一个排。在那些男孩子当中,也不乏非常优秀的男孩。当然,也不乏想吃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浅薄人。他们明明没有娶她的条件,却拼命地往前凑,让她很厌烦。

丈夫,也就是那时的青年男子庞大海,是马潭镇马兰村远近闻名的唯一重点高中生。能够考上宾市重点高中,可以说是千里万里的挑一。能考上已经不容易,上得了这个重点高中,能够考上大学,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儿了,马踢都跑不脱了。好可惜,真的是马失前蹄,庞大海就是发挥失常,差了几分,便与大学失之交臂了。庞大海家贫,兄弟姐妹多,他能读到高中已属不易了。他还有三个兄弟,成绩也不错,还有几个姐妹,父母为了多生几个儿子,却一连生了几个姐妹,才迟迟来几个兄弟。考不到大学,只好把读书的机会让给别的兄弟。

那会儿,农村青年除了种田,都没有别的出路。而庞大海因为县里的重点高中生,是村里的宝贝,回家放到村里种田,太可惜了。村里的干部也重视人才,就把他叫去当了会计。记工分,不用干重活,还能拿拼命干活才能拿到的工分,让人羡慕了。而且,庞大海长得高大壮实,虽谈不上有多英俊,却也还是一个轻易便可以令女孩子心动的男孩。村里就有几个长得俊的女孩,明里暗里竞争,终是长得最漂亮的王丽芳,有许多男孩追求,偏偏她谁都看不上,就只看上了庞大海。那时,当王丽芳宣布和庞大海正式谈恋爱,令许多的男孩恨得牙碎了一地。因为,她看好庞大海会有出息,能让她过上她心目中的理想生活。

王丽芳认为,庞大海才高中毕业就当上了村里的会计,她肯下嫁给庞大海,庞大海应该会全身心地爱她,也会听命于她。只要他肯努力。庞大海一定会由会计到村长支书甚至镇里的干部一路走上去。将来,她吃香喝辣的,还不手到擒来?而以她的条件,嫁给村里那些中看不中用的男孩,将来只有吃苦的份儿。嫁给城里的人,他们只看中她的美貌。危机从一开始。就存在或者潜在了。这也是她根本不能接受的,漂亮于她而言,只是现状,一旦她成了黄脸婆,尤其是在农村经历风雨侵蚀的村妇,很快便成为昨日黄花,成为嫌弃的对象。她是个聪明的人,也有这个预见。为此,她还常常感到得意,觉得自己活得明白,比别人幸福。

那些年,王丽芳的确也成为庞大海的重点保护对象,农活庞大海尽量不用王丽芳去做。即使后来,为了生活,王丽芳也像常人一样下地干活,但庞大海那那些一大把年纪才混到村干部的商业保理人相比,却能轻易当上了干部,成为村里不用干重活,又能领甚高工分的人,还是很令王丽芳感到骄傲和自豪的。而庞大海对王丽芳的爱,又与村人有别一样的特殊,是村里所有人都不一样的,让她从心到身都感到幸福异常。

或许,是感受到了威胁还是别的原因,在包产到户的时候,庞大海突然间,就失去了会计这个干部职位。而他从小就没干过农活,都在学校里读书,回来之后,又当干部,结婚之后,所有的农活,都是王丽芳在干,那时,他能挣钱,村里的事情也多,他也是王丽芳的骄傲和自豪。如今,他一旦从高空跌入凡尘,便什么都不是,成了一个被人笑话和一个废物。这让王丽芳感到了异常的羞耻,她把庞大海赶去做农活,可是,他干得七歪八扭,没有一点活儿的样,闹了不少的笑话。反不如不做,王丽芳气得直哭鼻子,骂自己笨蛋和命苦,怎么就嫁给了这样的一个废物?

而那些曾经被王丽芳不屑,也瞧不起,不愿意嫁给的男人,如今混得好得不了,日子日日新,反观她家,江河日下,日子一日不如一日,这过的是什么鬼日子哟!王丽芳越越想越伤心。当初真是瞎了眼,如果不嫁给庞大海,她的日子肯定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想起这些,王丽芳就觉得伤心与难过,质问庞大海:“大海,你说,人家是男人,你也是男人,你咋就这么窝囊呢!”

庞大海也很难过,他忧伤地说:“对不起,老婆,我让你受苦了。不过,请你相信,我爱你,不管你如何变化,我爱你一如往昔。也会用我特殊的方式来让你真正感受到幸福的,你千万不要被眼前的现象迷惑了,日子要往长远的后面看,能坚持到最后的都是真的幸福。”

王丽芳却不相信,怒斥道:“你什么都不懂,拿什么来给我幸福。眼看人家的日子过得那么甜美,我们却过得跟乞丐一样的苦,这就是你给我的幸福的承诺吗?我要的是现在,不是将来的虚幻。将来对我们来说,真的太遥远了。”

应收账款

庞大海摇了摇头,叹气道:“对不起,老婆!让你难过了。我所渴望的幸福是先筑下坚实的基脚,这幸福的大塔才不会倒塌,愿你能相信我最后能如愿为你筑起我们幸福的宝塔,不要急在一时,我觉得我有那个能力。只不过,我们现在不能跟别人比,一比,似乎我就成为了一个令你伤心和气愤的坏丈夫。好与坏,其实,只在你的一念之间。我们现在既不差吃,又不差穿,只差跟别人的比较而已。颜面,跟我们的爱情比,真的那么重要吗?”

恰好村里一个老教师退休,新教师不愿意来,村里干部便把庞大海找去做代课老师。庞大海又再次成为了一个令人羡慕的,拿到的钱比村里人多,干活又不累的工作,这让王丽芳又找到了骄傲的资本。不久,庞大海大连教学,他在教学上很有一套,教出了不少的好学生,有好些优秀的学生考上了县里的重点中学。此外,他还利用课余时间搞写作,有不少了作品上了县报,还有一篇上了市里的报纸,好大一版,得了稿费50元。在那个时候,工资才几十元一个月,庞大海却拿了50元稿费,不仅庞大海在村里引起轩然大波,在镇里县里,都找出了名号。那些日子,王丽芳拿着庞大海在市报上发表文章的报纸在村里迢遥,引得了一片喝彩和羡慕的声音。

但好花不常开。自此之后,庞大海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写作中,可在这之后,尽管他仍然不时在县里的报纸发表作品,可在市里的报纸,却再也没有发表过。到后来,县里的报纸撤销,他连县里的报纸都不能再发了。由于他把太多的时间用于写作,影响了教学,校长已经给过他很多的警告,但他都听不进去。王丽芳也接到多次校长的警告,说若庞大海再不能改变,校长很可能把庞大海清退掉,他不能让庞大海影响学校,他这是不务正业,影响非常坏。

王丽芳咬牙对庞大海说:“大海,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如果你听不进去,若是闹到被学校开除,那我也只能开除你,也和你离婚。”

在庞大海被开除的那天,王丽芳也冷冷地说:“大海,既然你已经做了选择,那么,我们也离婚吧。”

庞大海伤心地流下了眼泪,忧伤地说:“丽芳,别人不能理解我,我能忍受。如果你也不能理解,或者,你觉得离婚和离开我使你获得幸福,那么,我愿意成全你。”

一听庞大海愿意离婚,王丽芳反而有些慌了。如今的王丽芳已经36岁,他们有一个上初中的儿子和一个上小学的女儿。而且,她经风雨和日月的侵蚀,又黑又瘦,哪有往日美丽的容貌?离了婚,她真的能找到幸福吗?看着镜中自己的模样,她也不禁疑惑,除了幻想,她真的能在现实中找到她所渴望的幸福吗?

王丽芳犹豫,也退缩了。是的,像庞大海说的那样,他们虽然过得苦一点,吃得差一些,穿得不是很好,除此,什么都不差。庞大海依然爱她如旧,不离不弃。离开他,她还能找到一个比他还爱她的人吗?

不再教学,庞大海反而如鱼得水,全身心地投入到写作之中。他写了不少的小说,在网上发表。但在报纸书刊上投出去很多,却颗粒无收。

最要命的是,庞大海竟然偷偷拿了王丽芳卖粮食的钱,他没有参与劳动就罢了,竟然敢把那些钱拿去自费出了一本他在网上比较热门的一本书。网上不少的读者爱看,却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就因为,他无名,没有出版社愿意冒这个风险。

两万元,这是家里仅有的一笔钱,被庞大海拿去出书了。万一书卖不出去,这些书就会成为废纸,家里再出什么问题和用钱的地方,那只有看天了。

王丽芳知道后,简直气疯了,大骂道:“庞大海,你个流氓,无赖!你是不是欺负我不敢和你离婚,要把我气死啊!这笔钱你若是拿不回来,我跟你没完!就算不能离婚,那我就死给你看!”

庞大海却胸有成竹,他找了一个律师朋友,把一个与他小说同名的电视剧告上了法庭。尽管,之前庞大海网上的小说与他出版的小说不同名,但他却特意起了个跟电视剧同名的小说名出版,又把电视剧组告上了法庭。他们以有力的证据,证明电视剧确实不少的情节与庞大海网上小说的情节重叠,剧组不仅赔礼道歉,还赔判了20万元的赔偿。不仅如此,因他赢了这个官司,影响极大,这本书也大卖,被一家影视机构看中,向庞大海购买了版权,给了60万元的版权费。

庞大海又花了一些时间精心修改自己之前写的那些小说,趁热出版了好几部长篇小说。其中又有一部长篇被影视机构看中,让庞大海亲自操刀编剧,并且投拍顺利开播。好几家电视台联播,他又拿到了200万元的稿费。庞大海也先是到县里的文化馆上班,担任专职创作员,后来,又调动市的文联做了专业作家。王丽芳也跟随到了市里,生活改进了,营养跟得上,又用了不少的化妆用品,她又变得白白胖胖的,像个贵妇人一样的美丽。

而庞大海也开了公司,公司里有不少年轻漂亮的女艺员,让王丽芳的心又悬了起来。她总是担忧地对庞大海说:“大海,我曾经那么恶劣地对你,你会不会报复和抛弃我,被那些小狐狸勾了魂啊!”

庞大海笑笑,拍拍她的脸,说:“亲爱的老婆,未来的事,我也不知道啊!一切随缘。我是个好丈夫或者坏丈夫,只在你的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