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第四大民族无法独立建国:是土耳其搞鬼,还是西方国家盖锅?

2020-06-10 12:18上一篇:浅谈教师失职事件,肖站公益直播筹款约1500万!正义不该被埋没! |下一篇:王毅:外交部将向世界讲好中国扶贫的故事

从去年年底,土耳其军队几次增兵,开进叙利亚境内,对叙利亚边境地区的库尔德人武装组织发动军事打击。土耳其人对外宣称实施的是反恐行动,但其实国际舆论早已心知肚明:土耳其军队此举是打算消灭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武装分子,防止其与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人联系,威胁自身安全。

拥有三千万人口,被列为中东第四大民族的库尔德人,失去了美国对自己的支持,原定的建国计划也在土耳其的军事打击下化为泡影。

很多人为之慨叹,这个明明人口众多,有着历史底蕴的民族,却始终没有自己的国家和国旗,只能在中东诸国流浪迁徙。

这既不是库尔德人首次被土耳其暴力镇压,也不是他们的建国大业首遭出卖和重创。早在近百年之前,他们就兴起了一场影响很大建国运动。

当时库尔德人的领袖人物是出生于比特利斯地区的伊赫桑·努。他曾经在埃尔津詹军校与奥斯曼帝国军事学院深造过。1910年,伊赫桑·努正式成为奥斯曼帝国的正规军军官,并先后参与了镇压阿尔巴尼亚地区起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

一战结束后,伊赫桑加入一个旨在土耳其东部地区独立建国的激进组织——库尔德斯坦崛起协会。1919年,伊赫桑在协会主编的杂志《生存》期刊上发表了以威尔逊总统14点原则为基准的论述文章,阐述了自己关于库尔德民族的观点与理论。

与此同时,土耳其民族主义分子也从一战奥斯曼帝国的失败中缓过气来,并且对库尔德人下了狠手:先以统一战线名义让库尔德人放松警惕,再出兵逐步镇压其中的反抗分子。

土耳其的这项政策过于流氓,激起了库尔德民族主义者和宗教人士的集体愤怒,他们放下彼此的矛盾和心结,联手在1925年发动了兵变——谢赫·赛义德大起义。

青年土耳其党党员努里是著名的库尔德民族主义者。出于对自己民族事业的忠诚,他也加入了起义军行列。

但毕竟库尔德人势力分散,敌我双方实力悬殊,土耳其方面还争取到欧洲列强的援助,谢赫·赛义德大起义最终还是被镇压了下去。

但是,库尔德人的反抗步伐并没有停下,1927年,部分流亡在外的库尔德人云集黎巴嫩,重组反抗集团,并取名科伊本党,试图重新反抗土耳其的统治。

科伊本党派诞生的同时,还宣布土属库尔德斯坦独立,并根据库尔德民族的传统,准备以坐落在土耳其东部的阿拉拉特山为大本营,定都当地的阿瓦村。

值得一提的是,阿拉拉特山在西方神话中,被认为是当年诺亚方舟的所在地,库尔德人将这里作为大本营,也是期待自己的民族能够无像当年人类一样,得以重生,在新家园安居乐业。

当时的科伊本党的党中央委员会,推举当时的贾拉利部落酋长易卜拉欣·哈什其为省长。考虑到此时自己建立的国家,说白了只是一群村长的武装起义,哈什其也就等于成为了国家总统。作为主要发起人的努里,也被科伊本党中央委员会任命为帕夏,并掌控库尔德武装的所有兵力。

1928年,努里组建了装备有现代化武器的小规模精锐步兵队伍,成功抵达阿拉拉特山,大大增强了库尔德大本营的军事力量。此前库尔德人的兵力大约有八千人左右,其中80%以上都是临时组织的民兵和后勤辎重民夫,战斗力有限。现在有了努里手下精锐部队的支援,周边部落也纷纷相应号召,加入阿拉拉特山大本营,此时的土耳其政府军反而不敢对库尔德人下手了。

目睹一片形势大好,科伊本党再接再厉,向聚居在伊拉克、叙利亚等国的库尔德人组织传递合作信息,并通过各种渠道向国际社会发出声援求救信号。

可是此时的欧美列强并没有站在库尔德人这一边,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余威仍在,欧美各国基本都倾向于限制库尔德人在中东的反抗活动。再者,土耳其一直被欧美诸国作为阻挡苏联势力南下的重要屏障,列强显然不想在这时候跟土耳其闹僵。

最终,只有同样饱经颠沛流离之苦的亚美尼亚人对科伊本党的呼吁予以支持,他们抛开原本的民族成见,向科伊本党提供了援助。遗憾的是,亚美尼亚人实力有限,能够提供的援助着实不多。

不久后,土耳其第三野战军麾下两个兵团共计7万大军,迅速集结并攻打阿拉拉特山地区的库尔德武装力量。

与此同时,土耳其传奇领袖凯末尔充分发挥个人魅力和外交手段,将伊拉克和伊朗拉入自己的阵营,共同对抗库尔德武装,三国签订了边境协议,防止库尔德人通过山林小路在三国之间闪转腾挪。与此同时,苏联出于拉拢土耳其的实际意向,也向凯末尔提供了不少帮助。

结果,双方实力进一步拉开差距,土耳其军队很快掌控了制空权,从1930年6月起,土耳其军出动了上百架次的战斗机,对库尔德人基地进行了大规模轰炸。努里后来在自己的回忆录里也有记载:炸弹如下雨一般倾泻在阿拉拉特山,起义者因此士气大落。

与此同时,土耳其军在其他有库尔德人武装驻扎的地区同样发动了攻击。其中兹兰地区的库尔德武装营地直接被土耳其战机完全摧毁,库尔德起义军不得不转移到深山地区,在海拔五千米左右的山地尝试攻击土耳其战机,但收效甚微。

1930年9月,阿拉拉特山库尔德起义军还是向土耳其政府投降了。次年初,整个阿拉拉特山地区的起义军势力被清除干净,上万名库尔德武装人员被杀,还有多达数十万库尔德民众被迫逃亡他国。

科伊本党也就此成为历史,作为主要领导人之一的努里逃亡到伊朗,被伊朗当局予以监视,限制他的日常活动。

自此之后,无论是二战时期还是冷战时期的世界局势变化,库尔德人再也没有迎来自己独立建国的机遇,原因很简单:无论是掀起整个亚欧大陆战火的二次世界大战,还是以苏联、美国为中心的两大阵营冷战,土耳其凭借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相关资源条件,受到各方势力的青睐和拉拢,在库尔德人一事上自然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权。

1976年初夏的一个清晨,努里在家门口遭遇车祸身亡。伊朗警方虽然立案调查,但肇事者一直没有抓到,此案不了了之。很多人怀疑这是政治谋杀却苦于没有证据,始终无法翻案。

作为库尔德人第一个党派的领导人,努里的死令库尔德人遭受重大打击,但即便如此,他们依然没有放弃希望。

在努里遇刺后,库尔德人继续不断策划起义,有记载的就有20余次,以至于这个历史时期的中东史直接被冠以“库尔德叛乱时代”的称谓。

尽管遭遇了无数次的出卖、镇压,始终未能完成建国大业,但库尔德人的顽强不屈至少为自己赢得一点——没有人敢轻易玩弄摆布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