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字不能娱乐化

2020-04-26 10:21上一篇:绷紧安全弦 开展大检查 |下一篇:三家分晋,战国初年的社会大变革

印象中,除了广告中、学生作业上经常出现错别字,语言文字的运用还是平平稳稳地往前走。开始感觉话风改变的是看赵丽蓉的小品,《如此包装》中扎辫子的那位总监说话时加上 “嗨”、“嗯哼”以及后来的“噢耶”之类,显得时尚、火爆,小品里归纳为就是不叫人好好说话。

“不好好说话”的引爆则是出现了网上聊天之后,网络交流似乎以打字速度直逼语速来取得面对面效果为目标,字母、标点、拼音、图片等多种混合的表达在特定的网络媒介中传播开来。随着互联网技术革新,这种语言形式极快发展,从诸如“恐龙、东东、灌水”到“亲、稀饭、给力”,再到“世界这么大、堵成狗、小目标” 之类,连表情、表情包等声情并茂的效果都出现了。每年都有多家机构要评选年度网络流行语,每年好多流行语还登上春晚舞台,其影响力之大可见一斑。

网络交流因随意出现的逗乐、有趣的语言,传播迅速,爆炸性强,关注度高,本无可厚非,如果是对语言丰富性的有益补充,语言因其生动有趣而让生活多姿多彩,甚至应该鼓励。

古人也有文字游戏,比如流传至今的各类字谜,蔚为壮观,已经形成了文化传统。再如三国时期的杨修解 “一盒酥”、门内加活乃“阔”等等,都在让人在趣味中加深对语言文字记忆、运用,同时,领略到汉字独特的文字魅力。

但令人猝不及防的是,在网络交流中,一系列媚俗、低俗、恶俗甚至暴力、黄色的网络语言也泥沙俱下,以至于“蓝瘦香菇”之类令人感觉娘娘腔、矫情、甚至无病呻吟的网络语层出不穷,因新奇而广为接受。有些流行是一不小心,但网络传播的速度之快、受众之广,的确令人防不胜防。

这是一个博眼球、求速度的肤浅时代,只看颜值、注重灯红酒绿,快递精确到分钟,方便面快到直接咀嚼,露骨到称新人为“鲜肉”,戾气则替代了理性、含蓄、隐忍,不少人以言必出网络语显得幽默,感到自得。

语言有温度,有冷度,可以是明媚阳光,也可以是匕首投枪,包含着价值判断、是非标准、道德含义。对于个人来说,选择使用什么样的语言会潜移默化地影响个人的文化内涵乃至思想深度.在时代“潮流”中陷入“流行”的漩涡,则是顾了流行丢了根。

象形、会意、指事、假借等造字法表明,汉字除了作为交流桥梁、工具外,还蕴含着老祖宗的深刻智慧,难以企及,并且还有丰厚的人生哲理、人生之道甚至玄机。由此看来,语言文字不可被游戏、被糟蹋,不可让美感成为垃圾、成为污染。

语言文字珍惜需要,需要传承,需要创造,需要弘扬,这要站在巨人肩膀上,实现传统文化与现代社会完美对接,实现超越时空的价值。娱乐可以使神圣瞬间崩塌。如网友恶搞圣诞老人,用徐锦江装扮的鳌拜头像,令人觉得圣诞老人可笑,潜移默化消减了敬意。如果跑偏、邯郸学步、甚至返祖,走回头路,那从语言上讲是回到 “呀呀” 学语,找不到回家的路,从长久看是走向消亡。

语言不仅仅是交换信息的符号,还是民族内部彼此认同的核心要素之一,不能只顾流行、娱乐,伤害民族文化,失去了文化之根。清代著名学者顾炎武在《日知录》里说,亡天下,是原有的“国”亡了,文化也被异质文化所置换,作为文化意义上的“种”,已被消灭,是亡国加上灭种。

不符合时代和社会发展的语言最终会被历史的长河淘汰,而只有那些被时光沉淀的才会有恒久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