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奋斗久久为功,复兴路上国资国企使命担当

2020-07-10 16:03上一篇:让国漫从本土文化里汲取养分 |下一篇:孩子3周宴席,880元标准27道菜,吃完饭,客人竟然都说不值!

乌东德水电站位于四川省会东县和云南省禄劝县交界的金沙江河道上,是国家水电规划金沙江下游四个梯级(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和向家坝)中的第一梯级,总装机容量1020万千瓦。

坝体共分15个坝段,混凝土浇筑总量约为270余万立方米。2015年12月,乌东德水电站正式进入主体工程施工阶段,2017年3月16日大坝首仓混凝土开始浇筑,历时38个月的浇筑施工,于2020年5月4日实现大坝全线浇筑到顶目标。

工程建设过程中,先后运用了全坝段低热水泥施工技术,并通过智能通水、智能灌浆、智能振捣等一批自主创新的智能化成果,确保了混凝土浇筑质量优良。乌东德水电站大坝混凝土性能优良,基本无危害性裂缝,称得上真正意义上的“无缝大坝”。

其挡水建筑物为混凝土双曲拱坝,坝顶高程988米,最大坝高270米,底厚51米,厚高比仅为0.19,是目前世界上最薄的300米级双曲拱坝,也是世界首座全坝应用低热水泥混凝土浇筑的特高拱坝。

施工过程中,先后攻克了100米水头下导流洞封堵以及130万平米的高边坡治理等世界性技术难题,创造了“多项世界第一”及“行业首次”。

中国能建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共承担了乌东德水电站包括大坝、左岸地下电站、泄洪洞工程在内的14个标段施工任务,约占乌东德水电站主体施工任务的75%。

电站原计划于2020年7月实现首批机组投产发电目标,2021年实现全部机组投产,建成后将成为中国第四、世界第七大水电站。

乌东德工程建设部通过开展施工区大党建工作,统一认识,凝聚人心,联合地方政府和各参建单位成立了大党建工作统筹协调委员会,作为大党建各项工作的主心骨,让参建单位聚焦在“乌东德工程建设”这面大旗下,团结协作,遇到难题共同攻克,服从工程建设“大利益”!

全国劳模赵贤安,是个醉心于大坝混凝土浇筑的“土专家”。20多年水电生涯,他先后参与三峡、向家坝、乌东德等水电工程。与大坝工程的一次次“亲密接触”,让他掌握了出类拔萃的“坝工”技术,从最初的浇筑工成长为混凝土高级技师。2016年10月,赵贤安劳模工作室成立,截至2018年12月,在工作室的引领带动下,葛洲坝集团乌东德施工局共获得国家授权专利85项、工法31项、科技进步奖58项、其他科技成果4项。

“85万千瓦机组前所未有,我们必须慎之又慎,加强技术攻关”。乌东德水电站不仅对机组振动、摆度、瓦温等关键技术指标的要求要远远高于行业标准和国家标准,而且在辅机、电气安装的工艺和外观上有着几近苛刻的衡量指标。为此,参加过三峡70万千瓦机组安装调试的全国劳模、葛洲坝机电公司总工程师陈强,组织技术人员成立“精品机组”攻关小组,牵头完善施工方案,研究机械图纸,完成了一个个既定调试目标,达到了三峡集团“精品机组”标准。

20年前,付强(右)加入葛洲坝集团,先后参与三峡、向家坝等水电工程。他就像一位父亲,将混凝土这个“孩子”照料得无微不至。每逢大雨,他总是守在现场,督促落实防雨措施,及时组织排水、过水仓面处理。40多摄氏度的高温下,他来回穿梭于大坝浇筑仓号,组织着资源开仓和接转。乌东德工程进入混凝土浇筑高峰后,他结合混凝土施工特点,精心组织,严格管理,成功应对乌东德水电站混凝土浇筑高峰,工程建设整体质量获国家质量监督总站专家一致好评。

中国能建华北院勘察设计的怀来县石家营至北京换流站线路,是全线路径最复杂,技术难度最大的标段。线路跨越官厅水库。

2019年2月22日,张北坝上正处于“严寒模式”。上午10点,在±500千伏张北柔直电网工程一处线路施工现场,高空作业人员林建国脱下厚重的棉衣、穿上防风工作服、做好安全措施后,上塔作业。

全线衔接7条既有高铁、3条在建高铁、8条规划线路、5个铁路枢纽,是我国高速铁路、客运专线建设中衔接关系最为复杂的项目;

沿线共有车站29座,平均站间距28.4公里,多站点布局和运输组织合理结合体现了铁路建设的新理念;

全线桥梁比例达82.6%,线路跨越长江、裕溪河、淮河、颖河分别采用588米、324米、228米、220米的大跨度桥梁。

中国中铁三局承建的商合杭高铁全线重点控制性工程——裕溪河特大桥。大桥主跨跨度达324米,是目前世界最大跨度的无砟轨道高速铁路桥梁。

中国中铁八局承建的淮河特大桥跨淮河主桥是商合杭铁路北段最重要的控制性工程之一,其主桥结构为预应力混凝土连续刚构箱梁-柔性拱组合结构,全长452米,主跨228米,采用的Ⅲ型板式无砟轨道技术,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

由中国中铁大桥院设计、大桥局承建的芜湖长江三桥,是集客运专线、市域轨道交通、城市主干道路于一体的公铁合建桥梁。大桥是世界首座高低矮塔公铁两用斜拉桥,主跨588米,2号主塔高155米,3号主塔高130.5米。相比其他斜拉桥,大桥主塔桥面以上塔高仅为正常塔高的一半。

中国中铁电气化局依托巨晓林大师工作站,研创了拉线预制平台、接触网支柱装配参数测量系统等19项科技产品并投入使用,确保了工程建设一次成优。

1092米的跨度,为大桥的建设带来不少难题,要想“跨得稳”,就要“立得住”。主墩钢沉井就是这一“跨”的关键所在。

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沉井基础长86.9米,宽58.7米,高约110米,平面面积相当于12个篮球场,高度相当于37层楼,这也是目前世界上体积最大的水中沉井基础。

中国中铁大桥局发明了助浮结构和充气增压系统,首次实现了16000吨重的钢沉井整体制造、整体出坞、整体浮运。

为了把钢沉井这个“巨无霸”准确无误地固定在设计点,中国中铁大桥局开创性地采用了“大直径锚桩 混凝土重力锚”方案,解决了千吨级水流力作用下钢沉井精确定位难题。

索塔是斜拉桥的关键受力结构,斜拉桥跨度越大就要求索塔建筑高度越高。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主跨为1092米,主塔高度就随之攀升到330米,相当于110层高楼,为世界最高公铁桥主塔。

对于混凝土而言,强度越大,标号越高,意味着粘度越大,就像很稠的粥,流动性差,难以泵送至高空;在普通的工程环境,混凝土洒水养护、保温、保湿相对容易,混凝土抗裂容易得到保证,但这些在300多米的高空中难以实现。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中国中铁大桥局通过调整配合比,研究出了一种新型混凝土,一举解决了泵送难、不抗裂等难题。

中国中铁大桥局还引进了超高混凝土主塔塔偏实时监测技术,一旦检测到的曲线发生偏移,建设者们可以立刻进行纠偏,确保主塔按照预定“路线”长高而不“跑偏”。

同时,为了破解施工生产难题,适应项目建设的发展和工作需要,项目部所属各分部党工委将工作重心下移,把支部建在主墩上,把党旗插在世界最高墩上,做到施工项目延伸到哪里、党组织就建到哪里,选优配强支部书记和支部班子队伍。

项目党建工作通过和现场施工的深度融合,化“虚功”为“实做”,使基层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发挥在现场、体现在现场,有力保证了工程进度,工程质量安全稳定可控。

主桥钢梁必须要有足够的刚度,这样才能满足大桥6线公路、4线铁路的荷载需求。同时钢梁还要具备一定的柔性,这样才能在突来的重压下,通过微变形来分散压力,在重物通过后恢复如常。

桥梁的钢梁犹如一只巨型“扁担”,两个主塔横梁犹如“挑夫”的肩膀,“挑夫”相隔越远,钢梁承载就越重,“扁担”就越容易向下弯曲变形,因此必须有相当强度的拉索才能拉住这根刚柔并济的“扁担”。

为实现大桥超千米的跨度,建设者们为其“量身定制”了强度达500兆帕的高强度钢和2000兆帕的斜拉索,这两个材料的强度均为世界之最。

500兆帕高强度钢意味着每平方米钢梁能承受的最大力为5000吨,相当于2500台轿车的重量。

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共有432根斜拉索,每根斜拉索由直径7毫米的钢丝组成,单根斜拉索成桥最大索力可达1000吨,相当于500台轿车的重量。

为了减少架梁对通航的影响,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创新性地采用大节段吊装主桥钢梁,可将现场焊接和吊装的工作量减少一半。

由于主航道桥整节段钢梁最大吊重达1744吨,为了满足需求,中国中铁大桥局自主研制全球首台1800吨步履式架梁吊机,采用“双横梁三吊点”设计,保证钢梁能够平稳起吊。

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公路面将采用华为5G新型微站覆盖,铁路面将采用中天新型5G电缆覆盖,引桥部分采用南通铁塔建设多座超高铁塔站点进行补充覆盖。

大桥将满足用户高速上网、高清语音通话、VR/AR等5G应用,同时可升级SA网络,实现低时延、大连接等工业物联网应用,届时,大桥将成为一座真正的智能化桥梁。

除了带来技术上的创新突破,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还将成为助推当地交通腾飞的起点,为长江南北两岸带来巨大变化。

大桥建成后,张家港市将彻底告别没有火车的历史,与南通之间往来将不再依靠汽渡过江。作为八纵八横铁路网中沿江高铁的重要组成部分,大桥的建成将有利于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南通到上海将由现在的5小时左右缩短至1小时左右。